青岚 - 分卷阅读4 吃饱了撑着的幸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

    到门口当保安已经三天了,他这才发现原来有点瞧不起的职业其实也挺不错的,又可以闲望风景,又可以直接享受大自然的抚慰,虽然尾气重了点,紫外线强了点。

    他江远淮现在是手握电棍上岗,规章制度全忘,溜号程度直遁当年磨洋工的包身工。

    不过没人管他,为什么?不敢。

    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他与老总的关系叫「非同寻常」,大家只当他是落难的王爷,倒霉的王子,总有一天会蒙君召唤,重返京都。到时候枕边风一吹……呵呵——谁都不肯拿自己的大好前程开玩笑。

    而江远淮原来的顶头上司王经理更是有事没事拿着茶水毛巾的跑到楼下来和给他消暑。

    看着他那不及自己肩膀高的干瘪小老头,江远淮一口茶水下去没含好,差点没喷到他光洁一尘不染的头顶上。

    怎么最近越来越觉得他恶心呢?

    「江远淮,」一声娇柔妩媚的中国话听在江远淮的耳中,那是让他梦寐以求的声音。

    —抬头,江远淮在烈日和骄阳下看见了自己心中的女神,立刻就象骆驼祥子远远的看见清澈冰凉的井水一样浑身一股子的冲动,巴不得立刻扑上前去。

    「陈然,」虽然心里有点发慌,下巴有点发僵,但还是故做镇定,很男子汉的清楚吐出了这两个字。

    陈然袅袅婷婷晃晃悠悠的走到江远淮的面前,不是陈然走路不稳,而是江远淮他醉卧云中月了。

    那美人就在离他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一双美目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发现江远淮也在看她,又立刻含羞的低下头。

    难道有戏?江远淮的心跳漏了一拍,整个人好象踩在了云中一样飘飘悠悠,呼吸明显开始变粗,大有心脏病发作的嫌疑。

    陈然轻启朱唇,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喜欢你……」

    看过影视作品中调戏民女的流氓那得意忘形的形象吗?现在江远淮就正在被这种原始的冲动所支配,心跳过速,想入非非是内因,双眼发直,口角流涎是症状。

    敢情是两情相悦啊,江远淮长吐了一口气,滚你妈的死陈越,什么小姨子路线老子不走了,看我现在就抱得美人归,哇哈哈——末了在心里大笑三声,好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般的轻松畅快。

    「……可是……既然你喜欢我哥,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决定退出,啊……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懂,我不会介意你和我哥是同性,只要你对我哥好,啊?你说不是?我明白,毕竟这种事想让大家都接受挺困难的,可是,我会努力帮助你们的,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呦,时间不早了,我去上课,再见大嫂,不用送。」

    分毫不给江远淮辩解的机会,陈然充分发挥了新新女生伶牙俐齿口若悬河的特性,又一阵风似的离开,留下一个石化在原地的江远淮。高高捧在云端又被重重摔在地上,落差让江远淮摔的生疼。

    楼风吹乱了江远淮的头发,也吹碎了他的心。

    看着陈然远去的背影,好象她的离去带走了他身上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失落感让他的心空荡荡的。他突然想起一句诗:「她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挥了挥衣袖,连一片云彩都不放过,」也不知道自己记的对不对。

    江远淮登时没了知觉。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抬到了室内,盯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数数,开口问身边关切注视他的同事们,「北京申奥成功了没?」

    「成功了,就等08年了。」

    「啊,咱们的宇航员上天没?」

    「上了,人都回来半年了。」

    「好啊,那拉登抓着没?」

    「应该还没。」

    「你去安排个人,专事专办。」

    「……那个……小张,你给112挂个电话,说救护车不用来了,咱直接送他去江北精神病院……

    亏着没人知道开往精神病院的路,江远淮逃过了成为精神病患的厄运,休息了两个小时,就又毅然上岗了。

    江远淮充分体会到谣言的可怕在两天之后,公司里的人对他那次晕倒的原因解释为陈然不满哥哥和同性恋人的交往跑来指责,结果心思细腻的江远淮不堪重负。明明是自己挨甩,却硬生生被传成了与罗朱梁祝有得拼的缠绵悱侧波谰起伏旷古深情的危险之恋,人们都等着他们两个冲破阻挠打破束缚无视一切成规陋习幸福的走到一起,但是他们却没想到这两对可没什么好下场。知道真相的陈越更是一见江远淮就恨不得一口咬掉他的脖子,也就别提什么出面澄清谣言了。

    吃过午饭,江远淮蹲在门口啃从饭堂顺出来的苞米,缅怀着他短暂的爱情。

    苞米是江远淮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咬牙切齿的一粒粒把苞米仁从棒子上啃下来,有一种很过瘾的感觉,法律不许杀人,意杀总行吧。

    我咬死你个陈越,遇见你没好事……江远淮明显将每个苞米粒都当成了陈越,只想把他咬烂嚼碎吞下肚子再排泄出体外,一直到蹲在地上的他看到眼前停了一双高跟鞋。

    顺着那个人的腿往上看,江远淮手中的苞米掉到了地上,美——美人啊——好似仙女下凡,又似圣母再生,一身的光辉晃得江远淮头昏目眩。

    做门卫就这点好啊,什么样的美女你都漏不掉。「我找陈越,」仙女说。

    「我带你去,」江远淮自告奋勇充当护花使者。

    一路开道,清走闲杂人等,只差黄土铺路清水撒道。

    殷勤的将美女请到总裁办公室,陈越已经倚在门前吊着眼睛瞥着自己,突然想起自己好象发过什么不近女色的誓,不禁心中一惊,拜托,是你妹甩我,干吗还要我三贞九烈啊。又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果然看见有人嘟囔着「陈总吃醋了」的口型。

    「杜皓,什么风能把你给吹来啊?」

    美人仙女杜皓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精美的卡片,递给陈越,「下周我结婚,希望你能来。」

    「啊,恭喜,恭喜。」

    陈越说着恭维话,杜皓说着客套话,说完了,杜皓就转身走了。

    还盯着妖娆身段出神的江远淮感到身后一阵冰冷,陈越把牙齿磨的吱吱作响,手中的结婚请柬化做粉尘,「好色之徒,小然早该甩了你,你……从今天起,去停车场擦地。」

    于是乎,陈越手里的请柬进了垃圾桶,江远淮的人事档案则进了地下停车场。

    江远淮倒也随遇而安,拖地拖得大汗淋漓也觉得痛快,正好就当锻炼身体,省下去健身房的钱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