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岚 - 分卷阅读22 吃饱了撑着的幸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是江远淮此次的目标。

    想要一击即中,首先讲求时间——午后,温暖的阳光下;其次地点:菜市场,据说工作时的人比较容易产生责任感;最后——人物,不知为什么,陈越在狠狠瞪了一眼隔壁卖鱼摊的老板娘,导致人家特意前来答茬聊天的美娇娘心脏脱落后,心情非常的好,甚至不介意某人白白往他手里塞钱,死活又不要拿菜。

    事不宜迟,就是现在,江远淮瞅准时机,掏出手机,调出一条据说成功率相当高的短信,一键搞定发到了陈越的手机里。

    陈越的手机即时进了一条资讯。伸出修长的纤纤细指,拇指轻轻一挑,折开了手机的上盖。接收,,小巧的萤幕上立刻闪现出一段饱含深情的文字:「亲爱的,戒烟吧,我不想你死在我前面。」

    读了短信,陈越媚眼一挑,双手并用嘀嘀嗒嗒开始回短信:「那你现在就给我去死吧。」

    江远淮简直想当场砸掉手机,转念一想,这手机可是诺基亚的新款,咬了半天牙也没下得了手。

    ***

    烈日之下,江远淮拾起一块砖头,抡起胳膊,蹲在地上一顿狂磨。磨了一个下午的砖头,收工回家的时候江远淮的胳膊已经开始隐隐发疼。吃过晚饭的陈越半躺在沙发上,吐著云雾遥控著电视。江远淮刷了碗,擦了地,准备好了第二天早上饭菜的材料,抱个抱枕偎到了陈越的身边。

    疼啊,江远淮把胳膊搭在抱枕上,看著陈越吸著香烟的满足表情,心里陷入强烈的挣扎中,继续戒烟行动还是不。

    陈越优雅的坐姿,显然是受过良好家教的高雅气质,添上手里的香烟,溺溺上升的烟雾让人有种恍若此地非人间的美感。

    江远淮自认为已经将大脑中的智慧榨干了,又不甘心尼古丁和焦油就这么侵蚀著陈越的身体和生命。

    闹心啊,郁闷啊,惆怅,江远淮已经找不到适合的辞汇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陈越握著遥控器,终于将电视锁定在一个频道上。盯著电视里某漂亮的知名女主持人看个没完,江远淮有夺过遥控器往下转台的冲动,可是,遥控在陈越的手里,他不敢。

    电视里的是个谈话节目,女主持人和一群观众和乐融融的围坐在一起,海阔天空,气氛一片轻松自然。

    光顾著如何抢遥控,转台,分散陈越注意力的江远淮没注意到电视的右下角,写著这期节目的标题——有关于「二手烟」。

    电视里的女主持人红嘴白牙犀利的评论著:「我们在认识到吸烟危害的同时,也必须认识到二手烟的危害……抵抗力下降……感冒……癌症……猝死……」

    陈越手里的烟忽明忽暗的闪了几下,就下去了大半截烟,咽到肚子里,再吐出,青色的烟雾在空中盘旋上升著。眯起漂亮的眼睛瞥了眼围绕在烟雾之中努力思考中的江远推,陈越突然把遥控对准电视,换了个台:「没劲……」

    江远淮正沉浸在不攻自破的胜利喜悦中,只见陈越狠狠的把手中半截烟往烟灰缸里一拧,鲜红的火光立刻没了生息。江远淮的心更复杂了,一方面开心陈越将烟熄掉,另一方面又为了那浪费掉的半根中华烟感到心疼。

    陈越从后屁股兜里掏出几张钱递到江远淮的手里;「去,给我买包润喉片,要薄荷的,你上次买的那橙子味的根本不好用。」

    「啊?」江远淮接过钱,茫然,「干什么?」

    「戒烟。」

    「啊?」

    「我说我要戒烟……」陈越没好气的说。

    「陈越……」江远淮奇怪,「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又想戒烟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啊,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不对啊,不应该啊,者,他感到不舒服?难道……是癌症?

    江远淮拉著陈越的衣角,小媳妇般悲悲切切的问,陈越毫无耐心的把他甩开;「罗嗦,你到底去不去,再罗嗦一会儿我就不戒了……」

    吓的江远淮立刻穿鞋下楼。可别,无论如何,好歹陈大爷算是答应戒烟了。

    在便利店买了润喉糖,付敌的时候正遇上曾传授他秘芨的大娘。

    大娘看看他的购物筐,微微一笑:「小夥子,店又开张了?这回别再黄了……」

    哼哈的答应著。江远淮心想就这一回,一定让陈越把烟给戒了,没下次了……

    一直到带著润喉糖回家,江远淮还是在思考,到底也没想明白陈越究竟是为什么突然说要戒烟。

    -完-

    ||最言情||青岚风《吃饱了撑着的幸福》字体大小大中小颜色-

    番外篇五

    江远淮这个无聊啊,在大街上闲逛了整整三个小时,没有目标的东游西荡东瞅西望,突然间一个下意识的回头,正发现警察先生远远的跟在自己的身后,用一种非信任的眼光跟踪著自己的身影。天,江远淮一身的汗水顺着脊背流了下来,被当成贼了,裂开嘴,甩给了警察一个自认为是阳光灿烂的笑容,一溜烟的落荒而选。

    为什么?因为在陈越定的公休日里,如果他选择睡觉,那么江远淮永远只有被逐出家门的境地。

    明明是我家呀,房租是我在付,饭是我在做,卫生也是我在搞,为什么说了算的却是陈越,而自己却一副寄人篱下的拖油瓶样?江远淮到现在还想不通。

    江远淮的家附近有一座教堂,名字太长,没记住,正赶上黄道吉日,在里面结婚的新人还真不少。反正也没处去,索性就坐在教堂长长的椅子上,欣赏著一波波的婚礼。

    新娘洁白的婚纱,新郎笔挺的西服,婚礼温馨又浪漫的气氛,江远淮陶醉得五体投地。

    想想过去,自己也曾经向往过这种场面,只不过当时幻想中的另一个主角是陈然而不是陈越。

    哎,江远淮认命,既然选择了陈越,就代表这样的场面永远与自己绝缘了。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实在没有办法过过干瘾也好啊。于是,江远淮一路从教堂的最后一排坐到了第一排。

    眼见得一对对新人交换了彼此的信物,立下了一辈子的誓言,虽然江远淮心里很明白现在所谓的婚礼无非是一种形式,出了教堂的大门,谁都不记得自己曾经对上帝说了些什么,该离婚的就离婚,该婚外恋的照样婚外恋,可天生自带浪漫情怀的江远淮还是忍不住对种人类史上曾经最为圣洁的仪式产生了极大的渴望。

    江远淮真的希望自己和陈越也有机会可以一起步上这猩红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