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斗 - 分卷阅读1 拾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拾荒 前言拾荒 前言

    《拾荒》之正式版前言:

    这是一个潘朵拉的魔盒,你因为看到盒子古怪的造型而对其产生了好奇心,进而想知道它里面是否藏有更古怪的东西。

    于是,在抑制不住越来越强烈的好奇下,你迟疑再三,终于还是压下些微的惊惧,将手伸向盒扣上——

    “喀嚓”一声脆响,盒子缓缓打开了。

    你看见了什么?

    是什么东西让你明亮的眼眸睁得这么大?

    噢,我明白了。

    盒里有个水晶魔球,球里正生动的播放着一部影像:

    你看见一个细高挑的少年,他举高书本挡住脑袋,趴在书桌上跟同学聊天,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

    你看见这少年背着书包、微仰着头悠闲自在的走在人行道上,夕阳金灿的余辉照在他面上,折射出细腻的光泽……

    你看见他独自孤坐在屋檐下写作业,天空下雨了,他不慌不忙的把桌子搬进屋,然后站在屋下对着哗啦啦的雨水发呆……

    你看见他在昏暗的垃圾场旁拾到了个可爱的孩子,他把孩子带回家,取名安宁,意为邦安家宁、君子安宁……

    你看见他快乐无忧的跟同学聊天、打球……

    你看见他跟孩子胡天海地的幻想童话、带孩子去学校、教孩子读书写字、给孩子找学校念书……

    你看见他在路边遇到了宝马帮的路匪,被劫持着带路,而后见到一朵盛世牡丹花……

    你看见……

    你还看见了什么呢?

    嗯,这部影像尚未播完,你且看着,看着这少年如何的遭遇波折,如何成长。

    看那朵盛世牡丹如何对他绽放。

    老头说:能食淡饭者方许尝异味,能溷市嚣者方许游名山,能受折磨者方许处功名。

    这样的话何曾又只有老头才会说?

    【安乐·启】

    拾荒act01:少年

    “……苏东坡的诗词,以风格豪放、气势雄浑、激情奔放、想象丰富又意境清晰而著称于宋代诗坛。除这首著名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外,咱们再来看看他的另一首诗——《春宵》: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讲台上,梳着一头刻板四六分头的中老年语文老师一手抓细木条背脊椎尾处,一手举着教材,踱着方步,苍白瘦削的脸上正全面调动面部神经以期能以最佳表情配合苏大师诗中所表达的丰沛情感,厚厚的镜片时不时被窗外阳光折射出一道煞白亮光。这光芒为秋日炎热的下午里、昏昏欲睡的不甚枯燥的课堂凭添了一缕清凉。

    “这首诗中,以清新的笔致描写了春夜里迷人的景色,有花香,有月色,有歌楼里传出的幽幽扬扬的歌乐声,作者遣词用句别出心栽。信手拈来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本意是指春夜的和谐温馨和珍贵的,但却出透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意思,歌舞声乐,纵情声色……”

    八古老头在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的同学不时发出嗤嗤的笑声。相对于之前沉闷的气氛,现在可算是活跃,多亏了苏东坡制造的“千金春宵”和老头的小幽默。

    “靠!苏老头要知道咱们老头这么分析他的情朦胧意朦胧的诗句,肯定会诈尸复活你信不信?”陆晓把书举高,脑袋低压压的转过来,跟后桌的小六交头接耳。

    小六咭咭笑,弓肘顶了顶一旁看似认真听课的安乐,小声道:“安乐,赶紧帮苏老头复活吧,让他过来亲自跟咱们解释解释,为什么春宵才一刻就得千金呀?这嘿咻的代价太贵了,找高级宾馆找只高级的鸡用一晚上也不用千金啊。你想想,现在金价贵得多离谱,要每次春宵都得散千金,咱们以后估计都得自己解决了。”

    “可喜可贺,中国十三亿人口,泱泱大国,终于找到缩减人口的有效渠道了。嗯,这是从量到质的飞越,有钱的多生几个,没钱的丁客吧。”陆晓的同桌身子靠后,咸咸飘了这么一句过来。

    安乐低低笑了两声,把书横在两人手肘间,飞快瞥了小六一眼,继续听老头讲课。

    “小安乐小安乐。”陆晓摇摇安乐细瘦的胳膊肘儿,脸上尽是一派忍俊不禁的笑。两只眼珠黑耀石般灿亮,在安乐和小六间来回流转,下巴搁在椅背上,忽而道:“我来告诉你们怎么回事。”

    “什么?”

    “苏老头昨晚托梦给我呐!我得弘扬苏氏精神,传播苏氏文化……”

    “我呸!”小六小声啐了一口,极其不屑。

    安乐压下头,兴味盎然问:“他说什么了?”

    陆晓飞快转头瞥了一眼讲台,见老头依然自娱自乐不亦乐乎,放心了,干脆整个儿转过来,吊胃口似的晃了半天脑袋,在小六举起拳头时,终于眯着眼儿神神秘秘的开口了:“其实苏轼吧,真实身份就是一采花大盗。偏此人又是罗曼蒂克的首席弟子,善于玩弄浪漫风月。这天晚上,他费了老劲布置歌舞楼台,摆弄好落叶秋千等各种杂物道具,整个气氛暧昧又要得美人欢心,最好是几杯佳酿下肚后,他能趁火打劫将被迷得头晕脑涨的美人骗进软账,博取春宵一晚。”

    “嗯嗯,兄台果然高见!”小六合掌拜膜。

    “过奖过奖。”陆晓抱拳客气了一番,继续道:“等造景完毕之后,苏小子给美人打个电话,邀请她来苏氏山庄坐坐,美女欣然应邀。二人欣赏了半天歌舞表演,苏小子一直心不在焉。舞毕,这小子立马提议去卧室探讨‘所谓伊人’,美人低头羞应。芙蓉账内,那真真是‘珠帘鹊桥从此夜,翻云覆雨任逍遥’呐!一刻钟后,颠鸾倒凤之事毕,二人赤祼合眠。第二天早晨,苏轼醒来……你们猜怎么着?”

    小六已然融入陆晓导演的“苏才子与美人”风月戏中,听得津津有味,此时被吊着,不免着急,追问:“怎么着?尖锐湿疣了?”

    “什么尖锐湿疣?”安乐歪头笑问。

    “你这孩子!”陆晓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晚上上自修哥哥再私下给你解释,现在咱们来说说:他们怎么着了。”

    “你倒是说呀!”小六脸都给急红了。

    “嘿嘿,第二天苏小子醒来后发现美人已经离开了,他躺在床上回味了昨晚的细节,果真是妙啊妙,难怪君王不早朝呢!一柱香后,这小子起床穿衣,收拾一番准备吃午饭去,待拉开床头的抽屉一瞧,哇操操操!老板刚发的两千块钱奖金不翼而飞了!苏小子一琢磨,得,八成是被美人给拿走了,渡夜费呢,如今这美人都爱钱。

    苏小子感慨万端之余又急火攻心:我操!真他妈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回头怎么向家里那只母老虎交待呢?苏小子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昏头转向。忽然一道晴天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