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斗 - 分卷阅读2 拾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雷劈下来,顿时如醍醐灌顶,他灵光一闪,有道儿了!立马铺纸作诗《春宵》一首,卖给文人墨客——这就是最早的枪手,得金千两,回去交差了事,皆大欢喜。毕。”

    “果真是江山人才辈出啊!我小六自愧不如!陆兄!回头请授小弟一拜!”小六崇拜之情表露无遗,激动不已,恨不能当下磕头作揖。

    “不敢当不敢当……”陆晓正欲回礼,突然被一声熟悉的狮吼“陆晓!”给惊得魂飞魄散,顺道惊起周围睡死同学一片。陆晓惊魂未定,低喘了两下,哝了句粗话,转头笑嘻嘻对老头说:“老师,我在。”

    老头也和颜悦色道:“我当然知道你在,咱们班就你语文最好,来来,给大家讲讲苏东坡。”

    “我操!”陆晓暗骂,低垂的视线扫向安乐,嘴角咧了个不明所以的笑,眨了眨眼,对老头说:“老师,我刚才跟安乐分析过了,我觉得应该让安乐来说一下他的观点更为合适。”

    “是嘛?”老头走下台,停在安乐身边,用那种看小动物时特有的怜爱眼神看安乐,笑眯眯道:“安乐?你说呢?”

    安乐镇定站起身,说:“我同意老师的观点。”

    “很好!”老头明显很高兴,挥手让他坐下,回到讲台,继续讲解苏氏。

    拾荒act02:仲秋

    在这个九月那一个下午,我想要离开这浮燥的城市,我决定去海边,看一看落日,让秋日的海风赐我清醒……

    路边狭小黑暗的音像店里,传出一个正在沉然低吟的男声。

    果真是让人浮燥的下午啊!临近黄昏的太阳依然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没有风,空气中夹着浓重的尘土干燥气息,鼻间闻着的是路人无法掩饰的汗骚味儿,耳中是各种分贝嘈杂的声音……无一不让人想远远逃开,逃到一处清静清凉的地方,即便只能过上一两天,那也舒服。

    安乐把书包往身后一甩,驻步聆听,脸上牵出淡淡的微笑。

    少年清秀的五官还未长开,似隔着一层薄雾,平淡的,模糊的,像钱钟书先生说的,一把热毛巾就能抹去了。身体也还像正抽长的杨柳枝,细挑纤长,一身普通白衣蓝裤校服穿上身,却也显得清新鲜嫩。这是青春少年独有的味道,是安乐独有的味道。那些青春不在的了人谁见了不眼谗一把:这么个鲜活的少年,再过了三两年,那真真是“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啊。

    那理想的彼岸也许不存在,我依然会走在旅途上……

    那男人还在唱吟,安乐听着,唇角上弯,勾起一个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快的迈开步子,眼睛盯着路面灰色的水泥砖,任由思绪飘忽,天马行空。

    在小巷里左转右拐,十来分钟后,来到南街垃圾场附近。这里有一片自建的土砖私房,年代有些久远,房型无规则,大多是火柴盒型,一个大堂及一两个睡房。从外边看,破破烂烂的,外墙灰朦朦的,脏兮兮的,早已看不出原本颜色。这些私房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有一个大院子。这院子是用来堆集各种类型的可以卖钱的垃圾的。

    住在这里的人,都以拾荒为生,安乐家便是其中之一。但安乐家又与其他家不同,安乐他爸早三年前就不在本地拾荒,因为这地方不大,拾荒的人却相当多,所以安父便动心思去大城市里拾荒,一个月赚的比在这儿时翻番,只在过年过节时回来跟安乐团聚。所以,安家是这片地方上唯一一家没有腐朽味的干净的家。

    “安乐,放学啦。”隔壁家正抱着孩子在门口晒太阳的婶子笑呵呵的跟安乐打招呼,似高原红的圆脸上有着最简单的满足的表情。

    “嗯。”安乐把书包挂门环上,过去抱起她手上的孩子,细长葱白的手指轻轻捏孩子红彤彤的小脸儿,逗着小人儿格格笑,“小东东,今天乖不乖,嗯?”

    小人儿摇着胖乎乎的手想抓住那只骚扰了自己安宁的手,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很是不满。婶子在一旁笑看着,也不出手帮忙,只是说:“安乐,过些天你爸要回来了吧。”

    “嗯。”安乐漫不经心应着,对小人儿说:“小东东,你喜欢吃月饼么?诶,你还是第一次过中秋节呢,高兴么?”

    小人儿手舞足蹈咿呀呀叫着,口水横流。婶子见了笑弯了腰,把孩子接过去,在那小脸儿上狠狠亲了一口,唤:“心肝宝贝儿哟”,脸上疼爱的表情表露无遗。

    安乐静静看了两眼,回自已家——干净但孤寂清冷的家。

    屋檐下搁了张木桌,那是安乐平日写作业看书用的。天色还早,安乐把今天上课的内容温了一遍,写完作业,做好习题,再拿出作文薄,摊开空白面,凝神看了半晌,无从下笔。

    今天的语文课后,老头悠悠然说快到中秋了,不如同学们写一篇“水调歌头”读后感吧。小六和陆晓两人当场就骂娘了,难得的周日,还让不让人活了?!安乐不置可否,收拾了书本叫俩人去打球,反正写是要写的,怨也无用。

    写什么呢?

    安乐咬着笔头,脑子飞转,视线由爬满绿油油常春藤的院墙转到院角。那里闲搁着一只破旧的小木马,是小时候随他爸拾荒时拾到的,当时那木马上的油彩还没掉,看上去颇有几分真实,安乐很喜欢,带回家后时不时在院里小小的空地上晃着玩儿。只是不知从何时起,那小木马就被他丢弃在那角落了。

    中秋——

    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也正是安乐的生日。每年这时候,安父总会给安乐买个小蛋糕。虽然安乐不喜欢那甜腻的奶油味,但还是很高兴父亲在身边陪伴,一起上街买菜准备晚饭,吃完饭后一起在院子里吃月饼,听安乐讲学校的事,给安乐讲铜现在一斤卖多少钱,彩纸一斤多少钱,硬纸皮一斤多少钱……最后总会一再重复说:安乐啊,要努力读书,爸爸辛苦没关系,只要你能上好学校,爸砸锅卖铁也要给你读。

    安乐每次听了总不语,只是抿着唇。如水月光下,少年稚嫩的脸竟那样坚定毅然。

    幼小失母,安乐由安父一人拉扯大。没学会走路前,安父常常是前面背着他,后面背着大麻袋,烈日炎炎下小心翼翼的翻着臭味熏天的垃圾堆。安乐小时便很安静,很听话,也比同龄人成熟。他从小就明白他爸不希望他走上拾荒的老路,所以早早把他送进学校念书。

    正因为自幼便了解生活的艰辛,所以安乐读书格外努力认真,小学时连跃几级,以至于现在十四岁却跟一票十七岁的少年同念南中高三,成为陆晓他们口中的“孩子”。

    “嗒……嗒……”

    落在纸上的轻微声响让安乐回过神。瞧瞧白纸上晕染开的水渍,望望天空,又几滴雨水落下来。不知何时起,天边竟然一团乌云堆集,下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