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斗 - 分卷阅读3 拾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了。

    把书桌移到屋里,安乐站在屋檐下看着雨滴越落越急,渐渐连成丝,滴答声也渐变成哗啦啦声,泥土的气味扑面而来。瓦片上的水流至凹槽,形成水柱,落到地面的相对的凹坑里,溅起晶莹剔透的水珠,倏然又“啪渍”跌落。

    安乐出神的望着,手指伸到水柱中,砸得指尖微微发麻,冰凉湿润的触感,很舒服,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一句话——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失笑。

    回到屋里,从柜子里翻出两只鸡蛋,再找找,没面了。看看雨势,出门的念头作罢。

    拿过作文薄,拉开灯,埋头便写将。

    待洋洋洒洒两三千字写毕,已是夜色如墨,雨依然哗啦啦如故。放学后在食堂吃的那份简单饭菜早已消化,这时候肚子开始咕噜噜直叫。安乐进房拿了把长柄大黑伞,锁了门便往东边走——那边的污水沟旁有个小超市。

    阒暗的巷子里没有丁点亮光,安乐凭着十几年对这一带的熟悉大步走,嗒嗒嗒的踩水声和雨水声混在一起,多了份孤寂。

    出了巷子,便是南街垃圾场,一盏日光灯昏悠悠照着,光线被打散在雨丝里。安乐快步穿过,忽然一阵若隐若现的似猫叫的声音传入耳,心脏猛地一缩,站定四处望,除了那小山高的腐臭的垃圾外,没见任何活动的物件。

    暗暗松了口气,抬脚正要继续走,那声音又断断续续的传入耳中。安乐凝神细听,不像猫叫,倒像是孩子的声音。寻着声道过去,在垃圾场旁堆着的那几根粗大的水泥空管旁,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缩在最下边的那根管道里,两只小手伸在雨里接雨水玩儿,口中细细的声音却是在唱歌儿:

    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担柴上街卖,阿嫂出街着花鞋,花鞋花袜花腰带,珍珠糊蝶两边排。

    一直重复着唱。

    安乐听了一下,旋过身欲离开,被那孩子叫住了。

    “哥哥。”他叫。

    拾荒act03:安宁

    幽巷里,一重一轻一深一浅的有节奏的踩水声由远而近,掺杂在哗啦啦雨势中的,还有时隐时现的喁喁细语声。那是个稚嫩微弱的孩童特有的嗓音,他时而说话,时而咯咯笑,时而哼两句歌儿。

    “哥哥。”小孩儿仰头唤。虽然黑漆漆的夜色里,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习惯性的看向身边人。

    “嗯。”安乐应和,紧握住他软软小小的手,一步一步走稳了。

    小孩儿听了又咯咯咯笑出声来,勾起小腿欢快的跳一两下,听着重重的“啪嗒”声,更是咯咯笑不停。安乐把他拉近身边,薄斥:“别瞎跳,小心跌倒!”

    “哥哥抓着我,不会倒的。”

    小孩儿说着,细小的手指头调皮的挠了一下安乐的手心,痒痒的暖暖的感觉从安乐心底涌出来,突然眼睛有点儿涩,蹲下身把小孩儿抱起来。小孩儿哇呀呀笑叫一通,两条细胳膊便搂住安乐细瘦的颈脖,小腿也勾住他的腰,小脑袋往后仰,不小心探出伞外,被雨水淋了一把又哇呀呀缩进来,伏在安乐肩膀上,乖乖的不动了,只是轻微的呼吸着。

    好软的小身子啊!像羽毛般轻盈,像花蕊般娇弱,两手用力一捏似乎就能捏碎了。安乐紧搂着他,心底柔软的陌生的情绪不可遏止的喷薄而出。

    “哥哥……困了……”小孩儿软软的带着乏意的迷糊声贴在安乐耳边说。

    “乖,别睡,马上就到了。”安乐抚着他的后脑勺柔声道。

    小孩儿听了,马上蹭起来,软软的冰凉的脸颊贴在安乐腮边,悄悄耳语:“哥哥,你会煮鸡蛋给我吃么?我喜欢吃。以前路边卖鸡蛋的奶奶给我吃过,可是我没有钱,吃不到了。”

    “没关系,呆会儿哥哥给你煮……几个?你想吃几个?”

    小孩儿板起手指,一、二、三……数了一圈,伸出两个小指头,奶声奶气的商量道:“两个。两个好么?”

    “好——”安乐拖着长长的尾音,脸上浮出浅浅的笑容,很是宠溺的感觉。边说边歪头把伞夹在肩脖间,腾出一只手掏钥匙。前面几米开外就是自家门了,丁点亮光从门里泄出来。

    开了门,小孩儿蹬腿摇胳膊的蹭下地,欢天喜地的往屋里跑,在明亮的大堂里转了一圈又冲出来,呜啦跳到安乐身上,大声笑叫:“哥哥,这是你家么?好亮啊!”

    “是啊。”安乐把小孩儿巴拉下地,把手中的袋子放到桌上,取出鸡蛋和面条,笑道:“要等一下喔,哥哥去煮鸡蛋给你吃。”

    小孩儿跟着进简陋的厨房,在旁边眼巴巴看着。安乐见了不觉好笑,拍拍他肩背上背着的小包,问:“这里面是什么?”

    “是……呀,等一下给你看。”小孩儿神秘兮兮的像藏了宝贝似的。

    “好吧,等一下再看。”安乐蹲在他跟前,眉眼弯弯,脸颊两边呈现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笑意盈然。“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小孩儿歪头疑惑,问:“哥哥叫什么名字?”

    “哥哥叫安乐。你呢?”

    “没有名字。”小孩儿显然有些沮丧了,一直快乐的眼神暗淡了些,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黑漆漆的眼珠。“以前奶奶都说我是‘娃娃’,没有人叫我名字……哥哥,我没有名字。”

    “没关系,名字可以取的。”安乐捏捏他的小脸儿,顺着眉毛一路往下细细抚摩。

    小孩儿非常瘦,营养不良的样子,小脸儿只有巴掌大,五官极细致。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淡淡的小嘴唇,很让人怜爱的模样。安乐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带这陌生的小孩儿回家,也许是因为那声单纯依赖的“哥哥”撞进他心里一直以来就存在的寂寞地,那样沉寂荒芜的寂寞在今天特别让他难受。

    过几天爸爸回来,跟他商量一下,把小孩儿留下吧。安乐暗暗决定。再过四五年他就可以养他们了。

    “那奶奶呢?她——”

    话没说完,便见豆大的眼珠从小孩儿眼睛里滑落,顺带着呜呜大哭出声来,把安乐吓了一大跳。又是拍肩又是抚背,总算是七手八脚的安抚了小孩儿。

    “他们……呃……他们说……奶奶已经死了,我一个人,自己洗脸自己洗衣服……呃……自己找饭吃……”小孩儿哭岔了气,边打嗝边哽咽着说,泪水抹得满脸都是。

    可怜的小家伙。安乐把小孩儿抱起来轻摇,边柔声安慰边把面条下锅。煮了一会儿,再把打好的鸡蛋放进去。小孩儿已经不哭了,抹了抹眼睛,望着锅里吞口水。他把小孩儿抱进大屋,放置板凳上,再回厨房把锅端了出来。

    盛了小半碗给他,见他捧着碗既想吃又怕烫的可爱表情,安乐暗暗好笑。用筷子卷了几根面条,吹两下,喂给他吃。他自己也依葫芦画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