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斗 - 分卷阅读7 拾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天还是一两个星期?不好办呐!要是允了,怕会对学校造成不良影响,也可能会有同学不满;不允嘛,显得太不近人情,毕竟安乐在这高中也是有名的,光成绩好不说,又可算是德智体美四面发展的全才,深得各位老师喜爱的……

    “好吧。我会跟其他老师说一下,但是你要保证,不能让这孩子在老师上课时捣乱,不然,我说什么都没用。”

    “谢谢老师,我保证他乖乖的。”感激的朝老头鞠了个躬,下楼把安宁带上来。

    此时已是课间休息,陆晓等人早早候在门外,见着他立马飞蹿上来,急急询问。

    安乐点点头,扬起拳头挥了一下,眼里笑意盎然。小六搭上他肩膀,笑道:“我就说嘛,只要是你去跟老头说,只要不是摘星星捞月亮,他一定会答应你的。”

    “我比较担心的其他同学不满。”

    “放心吧。还有我们呢,保证相安无事。你别忘了,陆晓同学可是咱们副班长呢。”

    “哈,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安乐笑嘻嘻拍了陆晓一下,道:“陆兄,是时机展现您安邦治国平乱抚民的才能了,尽情施展吧,安家一家大小就看你的了。”

    “成啊。陆兄我这点儿能耐还是有的,只是——”轻佻抬起安乐的细下巴,放浪的眼神流连其上,慢悠悠道:“事成之后,小公子打算怎么报答在下呢,嗯?”

    一声多情宛转的“嗯”音让身边几位鸡皮疙瘩满地落,安乐头一转,率先进教室,从讲台上拿了把小凳子回座,放置两椅间。凳子比现用的椅子稍矮,安宁坐上去后,比桌子高度还要矮一小节。

    小六哈哈笑,直指着小家伙道:“可怜的孩子,没顶了他。”

    “这样正好,大家都不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清静,想睡觉了也可以直接靠我腿上。”

    “嘿,客气什么呀,瞧你这弱柳扶风似的身板儿,还是靠我吧。”小六嘻皮笑脸。

    陆晓依着墙转过头来,嘲弄:“靠山可能山倒,靠水可能水干,但靠咱们小六一准倒!”

    “妈个巴子的,这小王八蛋最近老挤兑我!”小六瞪大眼对安乐抱不平。“老子一没杀他全家二没抢他女人三没给他戴绿帽四没借他谷子还他糠,近日无怨往日更无仇,他真找抽了他!”

    “别对着我说呀。”安乐好笑。小六从不敢直接跟陆晓正面交锋,因为,陆晓那张嘴,真能拿话把一生人活活绕得半死。

    “悲哀!”陆晓的同桌——林音咸咸飘了句过来。“哪天被人灭了,居然还傻傻的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啊?请林高人指点一二。”

    “嘿,这还用说么!当然是因为陆兄看你不顺眼,就想这么着你,明白否?”

    “靠!陆晓你们这对奸同淫桌,我跟你们势不两立……”小六满腔义愤填膺被尖锐的上课铃声消灭,乖乖抽出课本,翻开。

    拾荒act06:谋定

    一节一节课下来,安乐一小半的精神分给了稳坐中间的安宁,见他一会儿挺着腰身翻着漫画本,一会儿盯着某页掩嘴笑,一会儿歪靠在他椅边闭眼,一会儿又坐正了继续翻漫画……

    安乐很想问问他怎么了,但又担心一引起话头后止不住,便一直忍着,等到下课铃一响,便立即低头问:“娃娃,想尿尿么?”

    安宁摇头,站起来把漫画放置桌上,好奇的看着扎堆聊天的同学们。一些女同们见着他,笑眯眯跑过来逗他玩儿。也许是极少同时见到这么多青春活力的女生,小家伙显得有些害羞,小脸儿红红的,任由一票女生母性大发,左捏捏右摸摸,骗着他一个个叫“姐姐”,一会儿功夫,桌上已放了不少各式各样的糖果。

    安乐一旁看着,暗笑,丢了个眼神给陆晓,陆晓副班长便以权压人,硬是把围着堆的女生给趋散了。

    “怎么了?”小六不明所以。

    “没什么。”安乐撕下一张稿纸卷成漏斗状,把糖果装进去,放到安宁手里,道:“不可以吃太多,牙齿会长虫的,明白么?”

    安宁点头,拿了两颗便把剩下的递回给安乐。小六啧啧称奇,直道这年头还有这种乖巧听话又懂事的孩子,简直就是奇迹!安乐白了他一眼,道:“我小时候也是奇迹。”

    “哈哈,哥哥相信你是奇迹。”

    中午放学,安乐带着安宁和陆晓小六去食堂吃饭——这两人有时候也会在学校解决午餐,虽然大锅饭味道一般,但份量很足,安乐兄弟俩合着吃一份足够饱腹了。吃完饭上楼顶的水房阴影处下五子棋,小六和陆晓决斗,安乐一旁观战,而安宁头则靠在安乐腿上,睡得香甜。

    “最后一局定胜负。”小六盯着自已制作的木棋盘道。

    “随便,反正你是不可能赢的。”

    小六哼了一声,五分钟过,果真饮恨败北了,顿时郁闷的捶胸顿足直想仰天狂啸,眼角瞥见熟睡的孩子,气结,忿忿横下身子躺下,不语。

    陆晓笑嘻嘻贴靠他身边,小人得志表现得淋漓尽致:“六小兄弟,输不是可耻的,可耻的是明明输了却没有认输的气量,所谓大丈夫气吞山河,你还得学着点儿啊。要不,咱们再来一盘,我让你一子,怎样?”

    “得了吧你,有本事你跟安乐单挑!”

    “嘿,安乐是棋高一着缚手缚脚,我先从你身上培养出足够的自信和气势,假以时日,我一定会跟安乐单挑的。”陆晓笑得可恶。

    “诶小六,”一直沉默的安乐突然出声,“我记得你曾说过你妈是公安局的吧?回头你帮我问问上户口要些什么程序,比如要不要我家那片区的社区开什么证明啊什么的,问完后你告诉我,我好有个准备。我爸这次回来也就呆个三四天,趁着这几天,把该办的都办了。”

    “三四天哪办得成!还得找学校呢!”小六瞪眼,觉得安乐想的太简单了。

    “是不成。但是找学校这事儿找我爸没什么用。我自己想办法,者可以找老头帮帮忙,他人脉广,应该不成问题的。”安乐仰头望着蔚蓝色的天际,脑子里满满的盘算着一向喜爱他的老头到底能帮他多少。虽然不想,但目前他也没办法,找老头是最快最便捷的道路。

    “只是幼儿园而已,没问题的。“陆晓不以为然。“我让我舅舅帮看看就行了。”

    “别,我问问老头就行了。”安乐拒绝。旁枝末节的利益关系不宜延伸过广,即使陆晓舅舅会看在陆晓的面子上帮忙,但这份人情却是不好还的。而老头,算是他的恩师,即使他毕业了,师徒这层关系也是无法抹灭的,日后报答他可以名正言顺。

    “随你,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也没怎么想啊,”安乐笑道,“我只是闲着没事,刚好又横着个问题在面前,顺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