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毛驴找猪 - 第三百一十章 叶阳 我劝你善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文,点击进入

    叶家世代忠良,家风严谨。

    可唯独在叶紫菱这一代,出现了一点意外。

    自叶阳出生的那天,被叶鸿飞允许入叶家族谱后,叶阳的母亲,摇身一变,变成了叶家的儿媳妇。

    叶阳的母亲叫做李初珍,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直系子弟。

    虽说和叶家比起来差得很远,不过叶家从来没有要求门当户对这么一说,更何况李初珍还为叶紫菱过世的二叔生下了一个男丁。

    所以叶家对待李初珍母子很好,有什么要求都会尽量的满足,当做对他们的补偿。

    只是有句话说的好,日久见人心。

    李初珍虽然也是一个家族的大小姐,不过却并没有其该有的贤良淑德,大家风范。

    入了叶家几年后,就开始打扮的花枝招展,性格更是刁蛮好强,甚至有些盛气凌人。

    这在家风严谨的叶家看来,是绝不允许的。

    不过由于叶阳已经懂事,而且李初珍也兢兢业业的照顾叶阳,并没有对不起叶紫菱的二叔,因此叶家的众人虽然有些不喜,却没有人去说些什么。

    就连叶鸿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李初珍并没有收敛,前些年,有人发现李初珍甚至私自动用叶家的人脉去帮助自己的家族发展,做出一些毁坏叶家原则的事情。

    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当时这件事闹得很大,一下子惊动了叶鸿飞,不少人都要求严惩李初珍。

    而李初珍却是一把抱住叶阳大哭了起来,还是哭诉这些年的不容易。

    叶紫菱的二叔逝世,只剩下她们孤儿寡母,她也是为了在叶家不受欺负,才会想着法子帮助自己的家族,希望在叶家能够继续受到重视,让叶阳不至于遭人鄙夷等等……

    这一番哭诉下来,让得叶家的人都沉默了。

    李初珍哭诉的理由其实并不成立,因为自她进入叶家之后,并没有人欺负她们母子,只是有些不喜她的风格,所以能避就避而已。

    他们沉默,只是为了叶紫菱的二叔。

    叶紫菱二叔执行任务牺牲,是国家的损失,也同样是他们叶家的损失。

    一代忠良牺牲,无论如何,他们也无法对他的亲属以及后代过于责罚。

    而叶鸿飞也是叹息了一声,摆了摆手,道:“念在你们母子的确不易,这一次就算了,不过如果再敢做出这类事来,就算让得九泉之下的老二伤心,我也一定将你们严惩!”

    李初珍当即表示以后不敢了。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件事后,李初珍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确很乖,不过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有着小动作。

    不过这次她却学精明了,做的一些小动作,并没有触及叶家的原则,因此众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

    而叶阳从小就在李初珍的身边长大。

    其性格继承了她母亲的那份好强以及盛气凌人,而也许从小没了父亲,还被叶家人忽视的缘故,叶阳脾气也越来越坏,甚至逐渐与其他家族的纨绔子弟混迹在一起,做一些令人不齿的事情。

    等叶鸿飞发现的时候,雷霆大怒,立刻把叶阳塞到部队之中调教。

    可是那时的叶阳性格几乎已经定型,而且性格似乎还有些扭曲,就算在怎么调教,也无法改变他原本的性格。

    只不过在军中的这些年,让他改掉了轻浮的外表,学会了隐藏。

    所以在叶鸿飞等人的眼中,他内敛刚直,成绩优越,已经隐隐有着大将之风,这让他们逐渐改变了对叶阳的看法,逐渐将其重用。

    只有叶紫菱知道,这些都是叶阳的伪装。

    她同样知道,叶阳暗地里做过很多阴暗的事情,只是他每次都掩饰的很好,让她无法发现证据。

    而且,她能感觉到,这些年,叶阳一直都在暗暗针对她。

    有一次,她执行任务,原本没有意外的任务,却差点让她丧命。

    原因就是情报有误,地方早有埋伏,可是情报里却没有提及。

    而收集情报的正是叶阳。

    事后,叶阳却一脸无辜的表示,是情报员的失误,他并不知情。

    而叶紫菱也毫无办法。

    自那以后,叶紫菱对于叶阳也就彻底防范了起来,对他的感官也是变得极差。

    因此,当叶阳和李初珍突然出现在这里,叶紫菱下意识的表示了厌恶。

    听到叶紫菱那毫不客气的话,叶阳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但很快就隐了去。

    到是一旁的李初珍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猛地跳了起来,叫道:“叶紫菱,叶阳可是你的堂弟!你堂弟只是关心你一句,你就这么对他?”

    “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

    叶紫菱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个女人,不咸不淡的道:“你也知道我是他堂姐啊?那你让他叫我一声堂姐听听?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叫过我一声堂姐呢?”

    “你……”李初珍顿时语塞,自家儿子她自己明白,除了长辈,对于同龄人,一直以来都保持着高傲的姿势看待,怎么可能叫叶紫菱堂姐?

    于是又叫了起来:“叶紫菱!我知道,在叶家,我们孤儿寡女的没有任何地位,别人都看不起我们!你也是一样!我们母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说着,居然抽泣了起来。

    一旁的叶阳见此,急忙安慰道:“妈,紫菱她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他看向了叶紫菱,道:“紫菱,你就不知道少说两句吗?你必须给我妈道歉!不然我一定告诉爷爷!”

    叶紫菱却是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眼前的场景,她不知道经历多少次,每次有人顶撞李初珍,她就会拿孤儿寡母说事,然后哭哭啼啼的。

    对此,叶紫菱早就已经免疫了,甚至有些不屑一顾。

    见到叶紫菱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李初珍也停止了哭泣,脸色有些不好看。

    然后脸色就露出了一丝冷笑,道:“叶紫菱,听说你抓住了陆家的陆子涵?赶快把人交出来吧。”

    叶紫菱闻言,眼睛顿时一眯,陆子涵这事,她只告诉了爷爷,李初珍是怎么知道的?

    见到叶紫菱的表情,李初珍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然后道:“你还不知道?老爷子发话了,说这件事全权交给我儿子叶阳处理,你赶快把人交出来吧,省的浪费我们时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