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白翁的故事(三)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剑山上时不时出现剑光,或明或暗。

    强烈一些的剑光能够照透剑山的浓雾,从而让外人看见。

    那没有让人看见的呢?

    不知道还有多少。

    无数剑士都看着剑山,之前白翁走进剑山,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个结果,有些人在揣测他是不是已经死在了山上。

    但实际上,只有明眼人才知道,白翁在剑山里做些什么。

    甚至有些境界不俗的人已经在担忧之后白翁会不会真的一剑斩开剑山禁制。

    破开那座大阵。

    老祖宗许寂虽然依靠剑山设立下这样一座大阵,但是谁也不知道白翁会不会更加强大,真的将这座剑阵破开。

    可是倘若破开了,便要尊他为剑山掌教?

    虽然没有人说过,但好似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事情。

    白翁若是能够破开剑山大阵,便是已经说明境界足够,可是这些事情,光是境界足够便行的?

    难道不需要些别的?

    许多人有许多想法,但事情是不是能成,还有些别的什么因素。

    剑山脚下很是热闹,但没有一个人提及在后面登山的吴山河。

    所有人都在看着念着白翁,并没有人在意吴山河这个太清境剑士。

    只是总有人会不说话,也会不在意这些事情。

    周青和许吏这两位登楼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的声名原本应当要比白翁大得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都不曾表露出对剑山掌教的想法,因此在白翁登山的时候,许多人便忘了他们。

    这是人类的劣根性。

    即便是剑士,都无法避免。

    谁都不知道的是,这两人已经上了剑山。

    之所以没有弄出动静来,是因为这两人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剑山有一条山道,这是世人都知道的事情,可还有另外一条小路,却是没有几个人知道。

    这条路,即便是吴山河,其实也不知道。

    知道的人不多,在老祖宗许寂亡故之后,想来除去朝青秋之外,应当是再无知晓。

    可知晓这条路的,不是人。

    是三两。

    三两是剑仙柳巷的佩剑,存世已经超过六千年,知道很多辛秘,知道这条小路,不足为奇。

    老祖宗的剑山大阵原本可以将这条小路也纳入其中,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是没有做这种事情。

    所以当周青和许吏两人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除去看着剑山不错的风景,便没有别的什么。

    他们走的很快,因为没有“那人”在看着他们。

    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周青和许吏便已经来到了山顶,寻了一块视野极好的地方,两个人并肩而立,经过一场大战之后,即便之前两人素不相识,现如今都已经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两个人站在山顶,分别看向两处地方,周青看得是白翁,而许吏则看得是吴山河。

    周青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快要走到山顶的白翁,许吏则是说道:“那年轻人要不要救?”

    说是在问,但实际上陈述的意味更是明显。

    周青明显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他说道:“要登山的是他们自己,关我们什么事。”

    许吏则是笑道:“你不要忘了,我们怎么能上山的。”

    许吏这句话是在提醒周青,为何三两会告诉他们这条小路上山,不言而喻,自然是要看着吴山河。

    白翁不过是个不知道从何处蹦出来的剑士,即便是到了登楼,三两也不会在意,可吴山河不同,他是剑山弟子,三两是柳巷的佩剑,有这样一层关系,所以他才会告诉他们这条小路,让他们上山,为得便是要让他们护住吴山河的性命。

    至于为什么是他们。

    显然就连三两也觉得,白翁的境界已经高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高度,周青和许吏两个人,只怕其中一个,不是敌手。

    所以才有两人结伴。

    周青甩了甩手,然后说道:“我才不会出手去拦着那个老头,要拦你拦。”

    许吏无奈道:“我拦不住。”

    他的这句话说的很是直接,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

    他打不过周青,这种事情,他很清楚。

    至于白翁,虽然没有见过他出剑,但是在之前看到那些剑光来推断,他也不是白翁的对手。

    白翁虽然来历不明,但一身剑道修为,一点都不假。

    周青有些头疼的说道:“我要是输了怎么办,我媳妇儿可是看着的。”

    许吏想过周青不出手的缘由,但一定没有想过是因为他怕输,而怕输则是怕他媳妇看见。

    这样奇葩的理由,怕是只有周青才能找得出来,而且不仅是找得出来,说出来也是能让人信服的。

    不过许吏同样是有家室的,他也很能理解这个事情。

    许吏笑道:“那位的剑道已经差不多是登楼极致,只怕是你我联手,都不是敌手,要说谁能胜过他,只怕还是那位剑胚了。”

    这世间的剑胚不多,最后一位姓白,正好和白翁也是一个姓。

    只是那是六千年之前的故事了,现如今没有剑胚,自然也无人能够敢说胜得了白翁。

    周青没有多说,只是觉得有些无聊,然后便叼了一根狗尾巴草在嘴里。

    看着有些意思。

    他含糊不清的说道:“谁知道朝剑仙是怎么想的……他就想着让那老头子当剑山掌教也不一定。”

    “要是他真是这么想的,我们来这里有什么意义。”

    许吏皱眉道:“关键是也没有谁知道朝剑仙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便是问题的关键之处,这个世间,还真没有人知道朝青秋是怎么想的。

    ……

    ……

    夏日的落霞极为好看,想来是因为剑山山顶的雾要淡许多的缘故。

    白翁提剑站在山道上,看着眼前的山顶,以及不远处的那座大殿。

    即便是没有来过剑山的人都知道,剑山有一座剑仙大殿,殿里有着不少剑仙的灵位,那些剑仙,大多是在六千年前那场大战中陨落的,当然,还有更早陨落的一些。

    都是些名人。

    其中柳巷自然是最出名的一个。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在朝青秋离开这个世间之后,他的灵位,也会放在剑仙大殿里,而且位子应当是和柳巷差不了多少的。

    甚至还要高出一筹。

    这就要看后人对朝青秋是怎么看的了。

    历代剑山掌教要即位的时候,都要在剑仙大殿里祭拜一番,然后会在大殿门前举行即位大典。

    剑山掌教的位子一向极为重要,在六千年前天下剑道宗门极多的时候,剑山便已经是隐隐有剑道祖庭的说法,等到这六千年来,更是已经成了唯一圣地。

    虽说剑士凋零,却显得更为珍贵。

    白翁看着那座大殿,想着等破开大阵之后,他便要站在那座大殿前,若是有谁不服,便斩谁,斩到人人都服了之后,他自然便是剑山掌教了。

    当然,这一切都要在朝青秋不插手的前提下才是。

    站在此地,白翁思绪很多。

    从一个普通的田间少年,一步步走到今天,天知道有多不容易。

    这其中的辛酸,不管谁依着谁来看,都是不容易的。

    再往前走一步,或许便要遇到剑山大阵中最危险的东西,白翁却毫不犹豫的想着往前走去。

    “我若是你,便不会再走。”

    吴山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白翁身后不远处,看着白翁,他开始说话。

    白翁转过头来,看着吴山河,冷漠道:“老夫说过,不介意你变成一具尸体。”

    吴山河一路虽说是跟着白翁而来,但依然是受了不少伤,他看着白翁,沉默了片刻,很是认真的说道:“剑山是我的。”

    听着这话,白翁漠然一笑,“剑山掌教,强者居之,你有什么资格去坐那个位子?”

    吴山河回答说道:“既然是要做剑山掌教,便得给剑士们做过些什么,前辈空有修为,连白鱼镇一战都未曾参与,如何有资格说这些话?”

    这件事其实才是白翁做剑山掌教的最大拦路石,当时他不曾出现在白鱼镇,那么便先失去了先手,后面不管做些什么,都有被人指责的可能。

    白翁说道:“那你又为剑士做过些什么?”

    没有太多人知道吴山河在太平城和李扶摇做过些什么,或者说知道的人,不在此处。

    吴山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白翁。

    这样一来,便很容易会被理解成词穷。

    要不是现在剑山只有他们两人,只怕很多人都在看吴山河的笑话。

    吴山河不说话,他忽然坐在了山道上。

    这个举动很是怪异。

    他看着白翁,说道:“前辈既然执意要破开剑山大阵,那便请。”

    白翁冷笑不已,到底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他往前再走一步。

    踏上山顶的同时,电闪雷鸣。

    无数剑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然后都袭向白翁。

    白翁握紧手里的剑,神情漠然至极。

    在山顶某处的周青感受着这些剑气,忽然说道:“这座大阵有问题。”

    许吏感受了片刻,也发现了问题所在,“有人……上过剑山。”

    周青神色凝重,有些谨慎的说道:“朝剑仙肯定知道……但他为什么……”

    许吏说道:“所以这是一个……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