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们的沧海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剑光时不时在云海里生出,就像是之前那般。

    两位登楼剑士要一分高下,想来不会太复杂,但总归来说,也不会太简单。

    只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带剑的盛京始终占据着上风,让白翁苦不堪言。

    这位已经在登楼境走得极远的老剑士,面对盛凉,竟然没有半点胜算。

    云端之上, 盛京负手而立,身侧自然有无数柄云剑,看着白翁,这位已经几乎三百年多年没有在世人面前露过面的登楼剑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若是没有人允诺,想来你该还在某处隐居才是。”

    白翁脸色有些变化,但没有说话。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盛京平静道:“之前你登山之时,在山道上,我已经看到了许多,你想要做些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

    之前白翁登山,在那座小院里,有人递过来一杯酒,酒里便是他的故事,那些故事不仅仅只有白翁看到了,还有别的人看见了。

    比如盛京。

    他是剑山老祖宗许寂的师叔,也是孟晋的师弟,更是之前剑山掌教的弟子,对于剑山大阵,他知道的,一定不会比旁人少。

    况且他的境界足够,想要知道什么,当真是不怎么难的。

    白翁或许是起于微末,最开始说不上是什么坏人,但是到了之后,却怎么也说不上是个好人,一生杀了这么多人的白翁,要是说他是好人,这世间还有坏人?

    白翁一剑递出,然后便眼睁睁看着那一剑在离开自己身前不远处便消散瓦解,这才明白了自己到底和盛京的境界差得有多远。

    他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平淡之意。

    剑光落在云海里。

    白翁低声说道:“我原本觉得有些事情,我已经做得足够,但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做好。”

    盛京说道:“是没有做对。”

    是的,没有做对。

    白翁受人指使,来剑山争这个剑山掌教,大部分大抵只是看出表面的,认为白翁贪恋剑山掌教的权势,但只有盛京这样的剑士才知道,白翁不过是想着去沧海看看罢了。

    是啊,想是他们这般的剑士,除去沧海之外,还会有些别的想法吗?

    没有了吧。

    白翁说道:“你练剑超过五百年了吧,不还是没有看见过那沧海风景,我不相信有人能够帮你的时候,你会无动于衷。”

    这算是坦白了。

    受人指使,原本便是为了去沧海看看风景。

    哪怕就一眼。

    盛京说道:“修行这件事,靠不了旁人,只能靠自己,你若没有能力踏足沧海,那么即便有一天踏足了,又如何,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罢了。”

    白翁有些苦涩之意,他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盛京,没有说话,显得很是沉默。

    道理谁都知道,但实际上真正能够理解的能有几个人呢?

    恐怕白翁不能,别的什么人也不能。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盛京这般的修士,光是破开登楼用了一百多年,而且还有自己师兄在前面越走越远,若是旁人,只怕早就道心不稳,哪里还能之后稳扎稳打,破开登楼。

    白翁问道:“一直在登楼,眼看着沧海就在眼前,却始终不得入,怎么想的?”

    盛京说道:“很痛苦。”

    这个时候他已经停手,白翁今日肯定要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只是要死便要死,这不代表着盛京不会和他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白翁问道:“你到底是不得入,还是不敢入?”

    身在他这个境界,距离沧海已经十分近,白翁自然知道一些事情,比如在登楼之后的沧海,有许多修士迟迟不敢迈步,不是因为境界不够,而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比如有人不许他们迈过去……

    三教圣人为何在六千年来一直保持着十二位,绝不多一个,等到有圣人离世之后,很快便有新的圣人补位。

    而且儒教圣人离世,也一定是一位儒教修士成为儒圣,填补空缺,这好像是众人约定成俗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

    一个萝卜一个坑。

    这个世间倒是愿意多出几个沧海,但那几个沧海不愿意。

    盛京闭关多年,一直都在冲击沧海境界,听着这句话,也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反倒是沉思了起来,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没有入沧海?

    是因为不得入,可为何不得入?

    会不会有内心的畏惧。

    因为登楼入沧海,说不好便是灭顶之灾,所以便畏惧了?

    生出了畏惧,于是便迈不过那道坎?

    要真是这样,盛京只怕这辈子都入不了沧海了。

    一想到这里,这位早已经走完登楼所有路的剑士忽然有些挫败感。

    我辈剑士,天地虽大,一剑足矣。

    竟然最后一道坎还畏首畏尾。

    白翁说道:“世道如此,没有人愿意世间再出一位剑仙,即便你有朝一日真的要去迈过最后一步,也一定会被三教圣人们截杀,朝青秋即便对此没有想法,也愿意出手,可他能拦得下几个,这世间的沧海,不说别的,光是三教这边,便是十二位,当然,妖土也不见得会想要看到这幅局面,那么至少会出现几位大妖,那是举世皆敌的局面,谁能护得了你?”

    盛京没有多说,只是沉默。

    可就是沉默,才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剑士们练剑为了什么,大多数人其实和三教修士没有什么两样,不过还是追求长生,长生不可求,三教修士们开始追求成圣这件事。

    剑士们也追求的是走进沧海,成为剑仙。

    可当真能成的,没有几个。

    三教修士成圣。

    这边剑士成为剑仙,便是难如登天。

    这就是这六千年来的局面,谁也改变不了,谁也没有办法去改变。

    即便是现如今世间无敌的朝青秋,为剑士一脉做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在这一点上,一样是暂时没有办法。

    就算是剑士一脉出现了再多天赋不低的剑士,但走到最后,说不定也要全部都折在那道门槛前。

    剑士难。

    天底下无人不难。

    只是剑士极难而已。

    ……

    ……

    “我会去试试的。”

    盛京看着白翁,平静说道。

    “即便不能成,我也要去试试。”

    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盛京是什么想法,但白翁觉得很可笑。

    他想说些话,但很快便被盛京打断,“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这句话的意思有很多,但实际上意义上,那就是终止的意思。

    白翁预感到自己的结局了,却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他只是看着盛京,平静道:“我那几个徒弟当中,说心性,都不是什么好人,唯独言乐还不错,资质也够,有朝一日也未必不能成为登楼,留着他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白翁这个时候说的话,显得便要和蔼很多。

    盛京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言乐是谁,但等结束了这边的事情,自然有机会去看看,然后做些什么都可以。

    白翁笑道:“那对师兄弟还行,只是你那个孙子,其实比不上他的那个师弟,只是他的名声不太好,要不然剑山可以留给他。”

    盛京摇头道:“许寂既然早有安排,我也不会多插手,这个年轻人最后的路,许寂给他铺好了前半条,后面的让他自己走便是。”

    白翁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好说的话了。

    他叹了口气。

    想起了自己的一生,从最开始的农家少年,目睹了自己娘亲被人玷污,然后便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倘若当年没有发生那些事情,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踏踏实实的过完一生,只是那样的一生不过百年,似乎是有些短了。

    白翁皱了皱眉头。

    太短的一生,谁会喜欢呢?

    修士们不会觉得喜欢。

    那么山下那些百姓会喜欢吧?

    可能也不会,谁不愿意在这个世间多待一会儿?

    哪怕就是一刻钟,也是好的。

    白翁感慨道:“若是这一辈子过得有意义,可能死的时候也会很坦然。”

    “我就没有那么坦然,想来是坏事做得多了些。”

    盛京没有说话,只是手动了动。

    一道起于云海的剑气瞬间便掠到白翁身前。

    如同一条蛟龙,要将白翁撕扯开来。

    白翁举起那柄长剑,递出一剑的同时,问道:“剑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留在剑山,若是有后辈剑士拿起来,也好抹去我带来的污名,你看这般如何?”

    盛京点头。

    剑光在云海生出。

    噗的一声。

    那道剑光穿过了白翁的身体,带走了白翁的生机。

    白翁笑着把那柄剑扔出去,然后转头看着盛京。

    盛京神情不变。

    转身便离开了云端。

    这世间最简单的事情就是杀人,比讲道理要容易的多。

    盛京离了云海,落到了剑仙大殿前。

    云海渐渐停歇。

    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云海无事。

    白翁已经落败。

    但是没有人想过会这么快。

    当然,当生出这些想法的时候,再看盛京的时候,便充满了敬畏。

    但还是有人叹气。

    认为今日剑士平白无故损失了一位登楼剑士,是莫大的损失。

    盛京不会这么觉得。

    他看向剑山之外,漠然道:“滚!”

    一言便是一剑,说这句话的时候,盛京便已经出了一剑。

    剑山之外,山林动荡,被这远道而来的一剑惊动。

    有些早已经便到了此处的三教修士感受到着那一剑,目呲欲裂!

    很快便有数道彩霞生出,那是修士们的法器破空带出的痕迹。

    剑士们都有些生气,看着那些彩霞,便有想着追击的。

    但都被拦了下来。

    盛京看着某处,随手招来一剑。

    那剑疾驰而去,钉杀了一位藏在山林当中还没有离去的春秋境修士。

    仅此一剑之后,山林之中又生出几道强大的气息,而那些气息,很快便已经淡了,应当是就已经离开了此处。

    盛京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放在剑仙大殿之前。

    他看着那些剑士,那些剑士却不敢看着他。

    盛京这一战便证明了一件事,他就是这云端之下,山河最强的剑士。

    他若是要做掌教,谁能说个不字。

    没有人。

    吴山河看着自己这位爷爷,神情复杂。

    剑山里的两段故事他都不知道,这两段故事,其实都和他息息相关。

    倘若当年没有发生那些事情,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踏踏实实的过完一生,只是那样的一生不过百年,似乎是有些短了。

    白翁皱了皱眉头。

    太短的一生,谁会喜欢呢?

    修士们不会觉得喜欢。

    那么山下那些百姓会喜欢吧?

    可能也不会,谁不愿意在这个世间多待一会儿?

    哪怕就是一刻钟,也是好的。

    白翁感慨道:“若是这一辈子过得有意义,可能死的时候也会很坦然。”

    “我就没有那么坦然,想来是坏事做得多了些。”

    盛京没有说话,只是手动了动。

    一道起于云海的剑气瞬间便掠到白翁身前。

    如同一条蛟龙,要将白翁撕扯开来。

    白翁举起那柄长剑,递出一剑的同时,问道:“剑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留在剑山,若是有后辈剑士拿起来,也好抹去我带来的污名,你看这般如何?”

    盛京点头。

    剑光在云海生出。

    噗的一声。

    那道剑光穿过了白翁的身体,带走了白翁的生机。

    白翁笑着把那柄剑扔出去,然后转头看着盛京。

    盛京神情不变。

    转身便离开了云端。

    这世间最简单的事情就是杀人,比讲道理要容易的多。

    盛京离了云海,落到了剑仙大殿前。

    云海渐渐停歇。

    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云海无事。

    白翁已经落败。

    但是没有人想过会这么快。

    当然,当生出这些想法的时候,再看盛京的时候,便充满了敬畏。

    但还是有人叹气。

    认为今日剑士平白无故损失了一位登楼剑士,是莫大的损失。

    盛京不会这么觉得。

    他看向剑山之外,漠然道:“滚!”

    一言便是一剑,说这句话的时候,盛京便已经出了一剑。

    剑山之外,山林动荡,被这远道而来的一剑惊动。

    有些早已经便到了此处的三教修士感受到着那一剑,目呲欲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