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三章旧事已去,抬头是妖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木桌上的茶水凉透,那位少年说书先生已经离去多时,可言余仍旧还没有起身,他就这样坐在木桌旁,想着那少年离去时说过的最后一番话。

    “今日见到先生,既然是缘分,那便实在是想说些什么,可说完之后,既不是希冀于能够让先生生出同情之意,也不是让先生觉着我是个修行苗子,带着我踏上那条修行大道。只是独居此地许久,偶然能遇上一位外面的人,自然便想起了那些旧事,当年未能走进学宫有些遗憾,不过现如今,却是不太愿意再试一次了。”

    李扶摇临走的一番话,显得很是平淡,但言余隐隐感觉到那个少年这番看似平淡的言语里,其实满是骄傲的意味。

    他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秋雨,有些失神,这么个少年,倒是真有趣。

    可原本这个少年现如今已经有了机会拿回之前自己该有的东西,为何能够抵御那莫大的诱惑,拒绝了这个可以重新进入学宫的机会?

    言余有些想不透,他喃喃道:“李扶摇,你真要拒绝这么一个好机会?”

    可这少年的天资,真是让他有些心动。

    虽说他早已经有了一位可称读书种子的关门弟子在身旁。

    可门下资质的弟子多些,总不是什么坏事。

    小姑娘扯了扯嘴角,对于自家先生的发呆,早已经习以为常。

    言余回过神来,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没有说话。

    ……

    ……

    撑伞缓行的少年走在路上,神情平静,但没有撑伞的那只手,拳头握的很紧,嘴角略微有些自嘲的意味,他有些后悔今日和言余的一番交谈了,可有些话憋了许久,总想找个人说上一说,更何况那人便真能听得懂。

    李扶摇叹了口气。

    雨滴打在伞面上,随即摔碎,发出一阵啪的一声,更是让李扶摇的显得有些烦躁。

    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晦暗天色,李扶摇摇摇头,转过一处陋巷,走过数十步,正要走出巷弄的时候,忽然感觉后背一凉,然后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靠在了自己后背上,李扶摇汗毛竖起,僵在原地,不敢动作。

    他甚至不太敢转头看。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拒绝了那位言先生,那位言先生便想着要杀人了?

    若真是这样,那延陵学宫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只不过他不转头,不代表便无事,很快,便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出来,“背着我。”

    听声音,是个女子。

    同这道冰冷声音一起的,便是那具冰冷的身体彻底倒向了自己的后背,李扶摇几乎是片刻,便下意识的双手负在身后,背起这个女子。

    只不过那柄油纸伞也很快随着他松手,快要跌落在小巷青石上,只不过很快在李扶摇的视线里,从他肩上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臂,握住伞柄。

    油纸伞重新笼罩住两人。

    站在小巷巷口,李扶摇依旧不敢向前,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感觉背后那女子好似一条毒蛇,正盯着自己。

    如刺芒在背。

    那种感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觉,在他那段尘封了许久的记忆里曾经有过,因此片刻之后,他便已经断定这身后的女子,肯定是个修士。

    面对出身于延陵学宫的言余,李扶摇尚且不能显得真的淡定从容,此刻再遇到这样一位身份不知的女子,他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沉默许久,那女子重新开口说话,“去你的住处。”

    李扶摇没有丝毫迟疑,抬腿便走,他见识过那些山河修士,虽然记忆里早已经有些模糊,可也知道那些看起来无害的修士,对世俗百姓的时候,还真不是多在意,视如草芥这种说法大抵不会有什么错。

    在雨中而行,背上还背的有一人,自然便走不到多快,可李扶摇依然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推开了自己的那座小院子的院门,走进屋檐下的时候,背后的女子自然而然的收伞,然后等到推门进屋,李扶摇等着女子的下一步指令。

    “放下我。”

    李扶摇将女子放下,缓缓转身的时候,顺便将握成拳头的一只手放在了身后,那段独自求生的日子告诉他,自己的性命重要握在自己手里才行。

    只不过等第一次看到过这女子的长相的时候,李扶摇还是有片刻的失神,她生着一双细长的眼睛,薄唇显得整个人有些薄情,要不是脸上的青涩之感尚未褪去,应当是显得极有风情,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都显得很是漂亮,她一身青衣湿透,将自己的身材完完本本的显露在李扶摇身前,只不过一双眼睛盯着李扶摇,倒是让李扶摇没有敢多看。

    青衣少女平静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一日之内,李扶摇第二次被问及名字,他沉默了片刻,吐出了三个字。

    “李扶摇。”

    李扶摇没有求饶,甚至没有多说什么,在他的记忆里,能够成为修士的,无一不是心智极其坚韧之辈,因此要是那青衣少女铁了心要杀人,他说再多也没用。

    只不过转念一想,那少女脸色苍白,很明显便受了极重的伤,能伤修士的,自然也就只有修士,李扶摇想起那位延陵学宫的言先生,又想起之前他曾与他说过的话。

    李扶摇的脸色开始发白。

    他仿佛想起了些什么。

    那青衣少女嘲讽的看着他,冷漠说道:“我知道你见过延陵学宫的那个读书人,可现在看来,那家伙似乎守不住什么秘密,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李扶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试探性问道:“姑娘便是那条蛇妖?”

    任谁被说是一条蛇妖,可能都不太开心,即便她真的是蛇妖。

    因此青衣少女仅仅冷笑一声,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看到青衣少女这个样子,李扶摇便真是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他很小的时候便被动的离开了洛阳城,可即便是在洛阳城短短的几年时光里,他便对这座山河有着比大多数人更深的了解,比如他知道这座山河有三教,三教之中的修士便是这座山河的主宰,他甚至知道在北方有一片妖土,那片妖土之中更是有无数的妖,里面的大妖,甚至可以比肩山河之中的圣人,虽说这座山河之中也有不少山精野怪,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管是天赋,还是血脉,亦或者是什么其他道统,都及不上那片妖土里的妖,而从李扶摇现在所得的信息来看,这个少女不仅仅是一条妖土的蛇妖,还是一位青丝境的修士。

    修士九境,前三境有不同,但三境之后的青丝境开始,妖土所有妖修都是如此,不曾有什么变化。

    青丝境的妖修,要想着杀他,就算是已经重伤,但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件难事。

    李扶摇没有和妖打过交道,但依着自己的见闻,怎么都知道,这些妖不好打交道。

    青衣少女盯了他许久,才轻声道:“做个交易?”

    李扶摇沉默了许久,很久才开口,“可以,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总是两个互不相识的男女惯用的开场白。

    “青槐。”

    青槐倒是很洒脱,开门见山。

    李扶摇拖了一根木凳坐在青衣少女身前,盯着她,问道:“什么交易?”

    青槐平静道:“你对我没有任何威胁,只要你不生出什么非要加害我的心思,想来我怎么都不该害你,因此你只要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让我好好在这里养好伤便可。”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现在你还能活着不算是好处?”

    “按道理来说,不算。”

    青槐冷着眼看了李扶摇一眼,没有急着说话。

    李扶摇平静道:“我的天资应该不错。”

    李扶摇拒绝再进学宫,自然有他的理由,可这个理由并不包括他不想踏上那条修行大路。

    青槐摇摇头,很快便知道了李扶摇的想法,“妖修与你们山河这边的修炼不同,你要是练妖族的功法,很可能会爆体而亡。”

    “……”

    李扶摇有些无语,爆体而亡?

    “我虽然不能领你走上修行大路,但你若是真的老老实实的不生出任何加害我的心思,离去之前,我送你一颗妖丹,可以让你踏上修行大路之后,前面一段路会走的快些。”

    李扶摇皱了皱眉头,很快便点头,“成交。”

    从离开洛阳城到今日,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走上那条修行大路,可这条大路虽说之前已经被言余重新摆在眼前,他也只能摇头拒绝。

    学宫他不能去。

    可他总是想把自己失去的,给拿回来。

    两人对视过很久之后,李扶摇忽然问道:“你来延陵做什么?”

    她看向远处,苍白的脸上有了些笑意,“明年春末,便该是梁溪十年一次的道会了,到时候难不成那位道种还不现身?”

    “到时候我会在道会上挑战她。”

    嗯?

    李扶摇转头看向青槐,想问问那个道种是谁,他虽然知道的不少,可关于这些山河修士,也没有更为清楚的认识,可转头之时却看到青槐脸上洋溢着极为自信的神情。

    想来便是挑战道种这件事,让青槐才能这般高兴。

    于是李扶摇牢牢记住了道种这两个字。

    (本章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