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四章山河诸事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与青槐相处的时间长了些,李扶摇很快便发现这个长得不错的姑娘除去有着一身不错的修为之外,其实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心思深沉,几日相处下来,反倒是让李扶摇觉得青槐和其他这个年龄的姑娘没什么两样,这倒是让李扶摇松了口气,这青槐要真是那种传说中心狠手辣的妖物,他这条小命倒是有些悬了。

    这几日他照常往返与酒楼和小院之中,那场秋雨依旧未停,那位言先生也是每日都在酒楼等他,只是李扶摇不再与他交谈,只是见着之后互相点头示意而已,李扶摇私底下问过,说是言先生早已经在酒楼住下,显然并不着急离开,李扶摇对此并不过多询问,只是每日说完书之后,便去买些药材返回小院,他之前还有些担忧青槐这种修士的伤势用普通药材并无作用,可青槐没有拦着,他也就还是老老实实每日回到小院便熬着那些药材。

    有些独特香味的药味在小院里飘荡,李扶摇蹲在煎药的砂锅前,手里的蒲扇缓缓摇动,而青槐则是躺在一旁的竹椅上,闭目养神。

    “你这个笨蛋,那姓言的读书人既然是已经开口了,你为何不去,难不成真是舍不下那些可怜的脸面?如果真是这般,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要知道,这个世间,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在舍去自己的脸面,求得东西不见得有多好,可你要是为了这么一件事,舍去脸面,怎么都划得来。”

    李扶摇没有抬头去看这个其实按着年龄来说,其实比自己还要小去那么一两岁的青槐,他平静道:“去学宫并无裨益,况且这座山河,天底下的修行之处并非是延陵学宫一处而已,我既然有这份天资,难不成找不到其他地方?”

    青槐扯了扯嘴角,没有睁眼,讥笑道:“你能不能走出延陵境内都未可知,如何去得梁溪?”

    李扶摇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要去梁溪参加什么道会?”

    山河之地,延陵王朝以儒教为尊,修士大多便都是儒教修士,可与延陵隔着一座大余的梁溪王朝却是道教修士聚集之地,要是光论地位,甚至还要压儒教一筹。

    青槐睁开眼睛,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扶摇,似乎是觉得这个说法有些好笑,“李扶摇,我是去见那位道种,不是来这座山河观光,如何能带上你这个……拖油瓶?”

    李扶摇自嘲笑笑,就此作罢,只是问起了那位道种。

    青槐思索了很久,才郑重吐出三个字。

    “叶笙歌。”

    看着李扶摇疑惑的目光,青槐坐直了身子,平静说道:“梁溪道观百年难遇的修行天才,更是这座山河有数的年轻天才之一,在妖土那边的说法,这位道种,三岁踏入那条修行大路,十五岁便入青丝,现如今不过才十八岁,便已经只差一步就要踏进太清境的门槛,甚至也有可能踏进去了,只不过我尚不知晓而已。”

    关于山河修士的九境之分,李扶摇也有些耳闻,自然知道这太清境便已经是第五境,实际上这座山河之中修士不知凡几,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修士大多也会在之前境界里蹉跎几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年光景,二十岁之前便已经踏足第五境的修士,李扶摇没有听说过,很显然,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青槐叹了口气,“叶笙歌这个疯女人仿佛天生便是修行的料子,这一路走来甚至没有遇上过什么难处,甚至于父亲都说过,若不是她不想走的太快,现如今也许可以摸到朝暮境的门槛了,你们这座山河之中,以三教为尊,道教无论影响力还是实力都是三教第一,叶笙歌作为梁溪道观的在册弟子,不曾有人传出她的师父是谁,只是她在梁溪道观的地位太过尊崇,反倒是有消息传出,说她是那位观主的子嗣,只不过这种无稽之谈,我不太相信。因此趁着梁溪道会,我悄悄的溜出来,想去试试她是不是真有这么厉害,甚至于让妖土无数年轻人都望而生叹。”

    仿佛想起什么,青槐看似好意的提醒道:“既然延陵学宫要你,梁溪道观肯定不会不要你,只不过相较于去延陵,梁溪那边有叶笙歌在,你真不怕在这条路上走到绝望。”

    李扶摇苦笑道:“这条路上总有个人在你前面,无论怎么都赶不上,是挺绝望的。”

    青槐忽然眼里闪过一道光,提议道:“要不你去佛土做和尚吧?”

    “……”

    李扶摇沉默了片刻,还是耐着性子问道:“为什么?”

    青槐笑着说道:“佛教虽说很少插手山河之事,也有几个出彩的年轻和尚,但这帮光头和尚,脾气实在是不错,你去当和尚,肯定没有人欺负你的。”

    同青槐预料的一般,她这个提议很快便被李扶摇直接拒绝,理由倒是简单,没人想当和尚,尤其是在连寺庙都少见的延陵。

    两人沉默对视,似乎有些尴尬。

    最后李扶摇站起身来,将药汤倒出来,递给青槐,这才说道:“我记得这世间除去三教之外,理应还有一种修士。”

    青槐端着药汤,手微微一顿。

    李扶摇开门见山问道:“那座剑山在哪里?”

    青槐脸色微寒,生硬的问道:“你要学剑?”

    李扶摇注意到青槐的神色变幻,很快便不确定的问道:“你们妖土和练剑的有仇?”

    青槐沉默了许久。

    才轻声说道:“六千年之前,妖土和山河有过一场大战,最后虽然两族和解,两族仇恨渐消,可唯独有个例外。”

    青槐看了李扶摇一眼,平静道:“敢深入妖土斩杀妖族修士的,除去剑士之外,再无其他修士。”

    李扶摇知道的不多,因此并不多说什么。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这在山河之中已经凋零的剑士还敢如此行事,说起来,那些骄傲且愚蠢的剑士,倒是和你差不多。”

    ……

    ……

    便是在李扶摇常常说书的那座酒楼房间里,言余正看向窗外的秋雨,顾缘却始终是个闲不下来的小姑娘,她十指在胸前抹了抹,忽然问道:“先生,咱们儒教修士为什么自省境过了便是青丝境啊,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宫里的夫子们都说青丝境便是第四境,那前面的一二三境去哪儿了?”

    言余怔了怔,感叹道:“三教修士,前面三境其实便是说的三教的三种境界,咱们儒教是自省境,道教便是参同境,至于远在极西之地的佛教修士,是菩提。三教三境,合起来就是一二三境了。”

    顾缘点点头,很有些困惑的问道:“那三教之外的修士们,岂不是菩提参同自省都要修行一遍?”

    “这山河之中,哪里还有三教之外的修士?”

    言余微微一笑,看着自己这个学生。

    “这些东西学宫里的夫子们都说过,你为何不知晓?”

    顾缘下意识低头,但很快又抬起头疑惑道:“不是有说还有剑士嘛,学宫里的夫子们总没说他们是咱们三教修士啊。”

    言余默然不语,对于那些几乎已经凋零得不能在凋零的剑士,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道统都快丢了,这座山河哪里还有什么容身之地。

    似乎是知道自己先生在想什么,顾缘一个人托着下巴,轻轻笑道:“夫子们说,山河之中还有一位剑仙的。”

    剑仙?

    言余想起了那位的名字。

    怎么说,应当那一位便是这山河之中还有剑士的最后证明了吧?

    若不是他,只怕这剑士凋零的局面便真要变成绝迹两字?

    言余摇了摇头,很快便不去想这些,只是笑了笑。

    顾缘倒是开口问道:“先生,那座剑山在哪里?”

    小姑娘不知道同在此时,在那座小院子里,也有个少年如此问道。

    言余自然也不知晓。

    可他只是沉默了片刻,便将那一旁的茶杯拿过来,在桌上简单摆放一番。

    三只茶杯。

    言余指着前面两只茶杯中间,轻声道:“那座剑山便在延陵和大余的交界之处。”

    顾缘看着那两只茶杯,一脸向往的说道:“先生,什么时候我可以去看看?”

    言余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笑着说道:“要是有一日你的境界能够赶上叶笙歌了,那自然便可以离开学宫独自游历了。”

    顾缘扯了扯衣袖,一脸委屈的说道:“夫子们说,叶姐姐早就是太清境的修士了,我怎么赶得上她?”

    “努力修行,总有一日行的,她是道种,可你也不差,只不过比她晚生了这么几年而已,如何赶不上,要知道大道漫长,今日比她快上一步,明日再一步,早晚都要赶上。”

    顾缘低头哦了一声,但中气不足,显然并不太相信自家先生的这番说法。

    言余没有多说,只是习惯性的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想着那位道种以及关于那道种的诸多传闻,平静一笑。

    终究是百年难遇的道种啊。

    片刻之后,他转头看向窗外,想到了一件事情。

    脸色忽然有些难看。

    (本章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