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九章那些星辰和风景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过了书上描绘的风景和亲自去走上一遭到底是两个概念,所以当李扶摇真正从听说过到亲自去走过之后,便越发发现这条路的艰险之处,虽然是早有些心理上的准备,他也有些有些觉得意外。

    陈嵊领他走上修行大路,准确来说,属于那条大路上的一条歧路,剑道一途在陈嵊自己看来都算是一条崎岖不堪的小路,因此在领李扶摇走上去的时候,并无如何吹嘘,只是告诉李扶摇,之后的岁月里,他在这条路上,会走得很困难。

    到底有多困难,其实都在于自己的感受,所以这个问题,李扶摇很明智的没有开口相问。

    因此在李扶摇答应走上那条路开始,陈嵊便一直在难为他。这个平日里看着很是随性的中年男人在教人练剑这件事上,显得很认真。

    他让那个从不知道什么是练剑的少年,第一日在院子里挥剑刺一千次,李扶摇那条细小的胳膊哪里能够一日挥剑一千次之多,再加上那根木棍实在是不轻,因此从清晨到黄昏,也才堪堪刺出六百剑,陈嵊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在屋檐下看那个少年到底能不能刺完那一千剑。

    很明显,没有。

    一直到子时,都在咬牙坚持的少年也没有刺完那一千剑,反而是直挺挺的倒在了小院里,虽然最后还是爬起来继续挥着手中剑,但怎么看,都没有能刺完那一千剑。陈嵊没有说话,他只是让李扶摇刺上一千剑,没有说刺不完会如何,李扶摇也没有问,只是在尽力去挥动手中的剑。

    一个不说,一个不问。

    这一对师徒,显得很是怪异。

    至于第二日,陈嵊让李扶摇去走万里路,这很显然是个完不成的任务,可李扶摇到底还是将那跟木棍悬挂腰间,独自而行,走到子时,也不过百里。然后那个少年看了看天色,再转头回到小院,一来一还,两百里,他用了一天一夜。

    这一天一夜的不停行走,让李扶摇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可等到了第三日,他还是出现在了小院里。

    陈嵊平时看着不正经,可到了真要教李扶摇练剑的时候,便显得异常沉默,他只是每日公布李扶摇需要做的,至于他做不做得到,他不管,也不说。

    就这样,一日一日过去,到了第十五天,李扶摇终于栽倒在了小院里,爬不起身来,陈嵊才终于将李扶摇抱起,将他丢在床榻上,喂他吃了一颗黑色丹药。

    在床边,陈嵊摸了摸李扶摇因为过度动作而变得僵硬的四肢,他总算是点了点头,山河之间的剑士,入门第一件事,不是去教他们如何用剑,反倒是告诉他们一个道理。

    第一日刺不完一千剑,第二日也走不完一万里,乃至这十五日之内,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一日做完,这并不丢人,反倒是本该有的常态,有些事情,本来就不能完成,那做不完,又有什么关系?

    陈嵊点头的原因不是李扶摇终于倒下了,而是李扶摇丝毫没有因为做不到而不做,反倒是去极力完成这些不可能完成的东西,最后倒下了,便是因此抽干了最后一丝精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力。

    正意两字,李扶摇貌似摸到了门槛。

    尽力做可为之事,就算是不可为,那也要去试试。

    这便是剑士的正意。

    李扶摇没有听到陈嵊给他讲这个道理,但等他睁开眼之后,重新拿着剑站在那小院子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明白了很多。

    有些事本就不用言明。

    开始练剑的李扶摇所受的苦难远远不止如此,若是之前那十五日是陈嵊想着要他明白一个道理,后面的一月时光,便真是剑士的艰险前路,一点点在李扶摇前铺开。

    好似一副锦绣画卷,缓缓展开。

    但这过程之中绝对没有任何的舒适之感。

    至于这些折磨,很快便让李扶摇忘了些其他东西,只不过在此期间,那位延陵学宫的言先生曾领着那小姑娘前来道别,只是李扶摇没有精力去理会,倒是陈嵊看着那小姑娘,若有所思,那位叫顾缘的小姑娘对于陈嵊的剑士身份也有些好奇,不过到底最后还是被言余领着离开此地,返回学宫。

    李扶摇开始被陈嵊用剑气打磨身子。

    那些锋利无比的剑气一丝一缕的侵入李扶摇的各处窍穴之中,如同一根根牛毛细针,一针一针的扎在他的身上,这个过程,让李扶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苦。

    除此之外,再被这些剑气侵蚀的情况下,李扶摇还得带上那柄“剑”去院子里挥剑刺出去,刺骨的疼痛让他的脑子时刻保持着清醒,但也让他每刺一剑都极为困难。

    以至于不过刺出那么几剑,便已经大汗淋漓。

    这要是一般修士,万万不会在一踏足修行大路开始便如此艰苦,可李扶摇选择练剑,便只能默默承受下去。

    他被折磨得甚至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自己要去做那种山河之中,唯有一剑的蠢剑士。

    直到第二个月,到了冬末时节,再也没有李扶摇觉得有些春意的时候,李扶摇才微微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痛楚要轻了许多。

    再低头看过自己的双手双腿,发现确实是要比之前要壮实不少,虽然看起来仍旧是清瘦,但李扶摇总觉得自己有些变化。

    陈嵊这些日子话不多,这个男人不喜欢喝酒,但话实在是不少,只不过都不与李扶摇讲,只和青槐说上不少,李扶摇老老实实的练剑,偶尔在夜晚,他会和青槐两人坐在屋檐下看星辰,不知道陈嵊喜不喜欢,但李扶摇肯定是很喜欢的。

    偶尔也会看看朝霞和晚霞,只不过这般时节,远远没有夏季的朝霞和晚霞好看。

    练剑的前三个月过去之后,陈嵊的话才多了些,他时常与李扶摇讲讲北方那片妖土之中的事情,也常常给他讲那些三教圣人的事情,但讲的最多的,还是那位剑仙。

    李扶摇可以听得出,那位剑仙,就是他要追逐的对象。

    只不过才踏足正意的李扶摇这些时日除去听他闲聊,大多时候其实都是在打坐,他在内视自己灵府里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气机,将那些气机耐心引导到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经脉之中去,希冀能有一天将这气机驱使在体外,那个时候,气机尽数化为剑气,他便是这剑气境的剑士了。

    陈嵊说,踏足剑气境,才算是真正走上了剑道一途。

    至于李扶摇开口问他用了多少时日踏入剑气境的时候,陈嵊骄傲的笑道:“只用了一年。”

    依着陈嵊自己来说,他便是这剑山百年难遇的天才,因此走得这般快也算是正常,可李扶摇不知道自己在剑道上的天资到底几何,因此也就不知道自己需要多少时日。

    只不过依着他现在连剑都不曾有过来看,肯定有些遥远。

    ……

    ……

    又是一日黄昏后,结束一日课业的李扶摇一屁股坐在自家屋檐下的台阶上,盯着那些晚霞有些出神,陈嵊不知去向,青槐来到李扶摇身旁坐下,看着这个家伙,李扶摇咧嘴一笑,率先问道:“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你们妖族其实和剑士说不上友好,为什么还要我学剑?”

    青槐冷淡道:“我以为你该想得通的。”

    李扶摇有些诧异,“难不成真如我想的那般?”

    青槐点点头,感叹道:“不是那般那还能是哪般?”

    李扶摇有些无语,心里想着,原来你也是这般有烟火气的姑娘。

    青槐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掏出一颗绿油油的珠子扔给李扶摇,“之前说好的。”

    李扶摇接过那颗妖丹,问道:“这怎么用?”

    青槐平淡道:“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吃了它,不过以你现在的境界,估计会爆体而亡。”

    “……”

    李扶摇没有说什么,心想着就算是不会爆体而亡他也不会服下这颗妖丹,境界这件事,陈嵊说的很直白,需要自己一步一步去走,假借外物终究不是个好路子,只不过既然是青槐送出的东西,李扶摇还是想留下来。

    两人在台阶上坐的时间不短,很快便是满天星辰的时辰。

    李扶摇抬头看了看那些星辰,心里想着这是你和我几个月之中第一次正经聊天,难不成不多聊聊?

    可想是这样想,李扶摇还是不曾多说。

    只不过青槐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春末梁溪那边有一场道会,我在这几日便要离开这个地方,前往梁溪,去挑战那位道种。”

    对于这件事,李扶摇是知道的,因此他只是点头哦了一声,“你要小心些。”

    很快李扶摇又试探问道:“你没有其他的什么要说了?”

    青槐讥讽道:“你想听什么。”

    李扶摇尴尬的摆摆手,“其实说起来,我就你这样一个朋友,自然是有些担忧你的。”

    青槐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在远处,陈嵊正斜躺在一颗大柳树上,以他的境界,对于这小院里的情形当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对于这对少年少女,他觉得有些头疼,他摇摇头,喃喃道:“这傻徒弟。”

    (本章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