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十章离别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李扶摇,我要去梁溪,只不过能与你同行至延陵边境,你收拾收拾,等几日便启程。”

    第二日清晨,一觉睡醒的李扶摇才踏出房间,便看到青槐,后者平淡说出这样一番话,倒是让李扶摇实在是有些吃惊。

    只不过青槐没有说太多,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倒是陈嵊正坐在台阶上,看着李扶摇。

    李扶摇想了想,倒是很快便来到他身旁坐下。

    陈嵊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费一大堆唾沫去讲透一个道理的老夫子,反而这位最擅长的事情,不是别的,偏偏是拿起剑杀妖或者杀人。

    要不然为何有他一人一剑去斩杀那只春秋境大妖的事情?

    所以当他李扶摇坐过来之后,陈嵊也没有藏着掖着,直白道:“你小子境界太低,一路上只怕你吃亏,正好那小姑娘也要去梁溪,正好顺路,让她带着你走一程便是,你在路途之中要好好练剑,最好在走到剑山之前便给我踏进剑气境去,要不然我倒是有些后悔收了你这么一个笨徒弟。”

    李扶摇没有给出承诺,只是平静道:“尽量而为。”

    陈嵊叹了口气,“明明是个少年,为何不像其他的少年那般骄傲且愚蠢,虽然这样的确很是愚蠢,但不得不说,有些时候这些蠢劲会让我觉得你这小子会在剑道上走得更远些。”

    李扶摇对此只是沉默,对于练剑之初心,他的确没有那么纯粹,可却一点都不抵触。

    陈嵊摆摆手,“罢了,这山河之中到处都是蠢剑士有什么好的,改变不了这局面,终究枉然。”

    李扶摇不再说话,只是去拿起那根木棍子,继续开始练剑。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一日练剑结束。

    才看过晚霞,便又坐在台阶上看星辰的李扶摇抱着那根木棍坐在台阶上,主动发问道:“真有剑士能一剑斩落星辰?”

    陈嵊平静答道:“那是自然,六千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年前有整整六位剑仙,每一个都能有这份修为,只不过现在,山河之中,只有一位了。”

    李扶摇看着满天星辰不眨眼,笑着说道:“那位朝剑仙,既然是这六千年来最强的一位,怎么不曾流传过斩落星辰的事迹?”

    陈嵊微嘲道:“斩落星辰不过只能让凡夫俗子们仰望,真要做大事,自然是去妖土斩杀大妖,你知道这位朝剑仙,可当真是去过妖土,斩杀过一尊大妖。为此,妖土将山河剑士列为必杀之人,可大抵也不敢太过分了,不敢遣派妖物来到山河之中,不然只怕那位剑仙便又要去妖土再杀一番。”

    陈嵊说一半,留下一半话没有说透,那便是那位朝剑仙,当年曾放出过话来,若是这山河之中剑士断绝道统,那他就真要去儒教道教佛教门前分别走一遭,这句话当年掀起了无边风波,不少三教修士各自请求自家圣人出面好好教训一下那位剑仙,可三教圣人共计十二位,不曾有一位出声,更无一人出手,于是这座山河之中才清楚明白了一件事,原来三教圣人都不愿意招惹那位剑仙。

    再加上那位剑仙在放出这句话之后,短短一年之间便进入妖土斩杀了一位大妖,更是让山河皆惊,要知道妖族大妖,境界修为便是和山河圣人一般,都是第九境的沧海修士。

    有如此战力的朝青秋似乎在用行动告诉众人,他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陈嵊忽然沉默了一会儿,才认真说道:“小扶摇,其实这座山河里的剑士总有些不受人待见,原因大抵便是山河修士都归于三教之中,偏偏咱们这一小撮人非要坚持己见,去练什么剑。可我练了这近百年来的剑了,也不曾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你虽然是才踏足这条路,可也别觉得咱们就低人一等,现在山河之中剑士凋零,说不定之后千年,这座山河便再度是风流剑士居多了,说不准的。”

    李扶摇咧嘴笑道:“会有那么一天的。”

    陈嵊站起身,这位腰间悬有一剑的中年男人轻声笑道:“这座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河里的剑士就算是再凋零又如何,咱们这些剑士的腰始终未弯,小扶摇,我倒是很是期待能看到你名扬山河的一天,要是有机会,站在那位朝剑仙身侧,那便是给我陈嵊大大涨了一回面子。”

    李扶摇也是站起身,走出过几步,郑重其事对着陈嵊鞠了一躬。

    “先生慢走。”

    今日陈嵊说这么多,李扶摇自然而然是猜到他要离去,只不过要去何处,既然陈嵊没有说,他自然也不会去问,毕竟没有什么意义。

    陈嵊平静道:“其实说起来,在朝暮境里,我还是挺年轻的,所以自然不会满足于如今这个境界,也许你我下次再相见,你这小子会是这山河之中不错的剑士,至于我,便是鼎鼎有名的剑仙了。”

    李扶摇勾起嘴角,竖起大拇指,对于这位便宜师父,没什么好说的。

    后者看到李扶摇这个样子,很受用。

    陈嵊转过头,看向远处的青槐,“小姑娘,我这个便宜徒弟就交付给你了,你们分开之前,可要把他的小命给我看好了,我可不想,我陈嵊这辈子收第一个徒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小命丢掉了。”

    青槐轻哼了一声,表示知晓。

    陈嵊不再多说,悬剑而缓行。

    走出小院门口的时候,他忽然高声道:“山河之大,万物皆可容,唯独我辈剑士,不乞天怜,唯有一剑便足矣。”

    这句话话音落下,李扶摇肉眼可见,陈嵊将腰间白鱼剑解下,随意扔向天空,然后他身形落在剑身上,御剑而去。

    李扶摇看着陈嵊渐渐离去的身影,先是低声跟着念叨了一遍他之前说的那句话,最后笑了笑。

    他抬头看了一眼在远处的青槐,后者冷哼道:“你要是真成了那种剑仙,我第一个先把你杀了,免得你之后为祸妖土。”

    李扶摇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怎么清楚这位姑娘为何脾气这么差。

    (本章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