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未知寒 - 第十一章官道路遇一书生 人间最得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嵊离去的第三日,李扶摇收拾好东西,关上了自家小院子的门。

    站在院门前,背着一大包东西的李扶摇低声笑道:“可能之后都回不来了,以往总觉得这白鱼镇实在是有些小,走不了多久便能将镇子逛遍,现如今来看,还是有些舍不得。”

    青槐空着手,没有理会他,只是双手抱在胸前,微微打量着这座小院子。

    两人走出小半个时辰,便要堪堪走出镇口,李扶摇最后在晨光之中,转头好好看了看这座小镇,才转身而行。

    白鱼镇外有条官道,是通向外面唯一的一条道路,因此这次出现,也选择的是这一条路,剑山在延陵和大余的边境交界处,而这个地方正好在大周北边,因此这一趟出行,李扶摇定好的路线便是一直往北走到大周边境,然后进入延陵境内,之后转而一直往东,直往那座剑山,而到了大余和延陵的边境,青槐还要穿过大余,才能走到梁溪。

    之前对于那位道种,李扶摇只不过在青槐的只言片语得以知晓一些微末,后来陈嵊专门提起过那位道种,说的多了些,李扶摇牢牢记住了不少,青槐终究是山河之外的妖,比不上陈嵊对于这座山河的了解程度。

    可对于那位道种了解的越多,李扶摇便越觉得那女人真是个妖孽,自然而然对于青槐所说的要前去挑战她便显得有些担心,只不过倒也知道青槐不想听这些,李扶摇很明智的没有去提及。

    离白鱼镇远了些,便见到了些不一样的风景,不仅仅是这相隔数里便能在官道旁见到一次的茶酒铺子,还有别的许多未曾见过的新面孔。

    期间他们两人甚至见到了一小队骑卒在官道上纵马疾驰,李扶摇对此见怪不怪,反倒是青槐有些好奇。

    背着包裹走在青槐身旁的李扶摇轻声说道:“咱们那位大周皇帝,尽管是坐拥大周这么一个弹丸之地,但野心一点都不小,这些年已经发动了不少战事,听说周边的鲁国,疆土已经被大周占去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大半,说不定就是今年,鲁国便要彻底亡国。真不知道,这位大周皇帝要是做了延陵的皇帝,是不是会发动战争征伐大余和梁溪。”

    青槐摇摇头,平静道:“小国相争,无非便是用人命前来堆出胜负,延陵和梁溪背后自有儒道两教,这真要争,便是争两教修士的胜负,要是一方彻底展现出劣势,难保那两教之中的圣人不会出手,到时候圣人相争,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李扶摇没有说话,只是想起了之前陈嵊说过的那番话,说是这山河六千年无人成仙大抵就跟这座山河被打破碎了有关,这要是圣人再出手,难不成便直接将这座山河打沉?

    青槐不再去说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不是周人,为何说咱们那位大周皇帝?”

    李扶摇摊了摊手,表示不知。

    青槐不再说话,只是继续赶路。

    两人沿着官道而行,期间走过一座小镇,也只是让李扶摇去买了些干粮,并不曾入镇,依着青槐来说,这座小镇有些不干净。

    离那座小镇远了些,李扶摇才小心翼翼问道:“真有山精野怪?”

    青槐一如既往的把手上抱在胸前,平静道:“山精野怪倒也没有,只是你该知道,这座山河除去山精野怪之外,还有孤魂野鬼。”

    李扶摇在白鱼镇这些年生,靠的便是说书为生,对于那些女鬼勾搭书生的故事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自然是十分熟稔,只不过之前他只是知晓,这山河之中有妖,可不曾觉得真有鬼。

    青槐耐着性子解释道:“妖修怎么说也是修士,在那条大路上也能走到尽头,可这些孤魂野鬼倒也说不上是修士了,不过是因为人死后因为某些原因执念不散,没有及时消散在山河之中而已,这种形态下的孤魂野鬼不仅怕极了阳光,就连害人都难,也只不过能吓吓人罢了,当然,偶有机缘的,倒是能继续走下去,不过最后还不是要借尸还魂,不然走不到那条大路尽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扶摇皱了皱眉头,“要不要咱们去看看?”

    青槐面无表情的说道:“可以,反正最多只能和你同行两个月,两个月之后我便要全速前往梁溪,你要是不担心能不能走到剑山,便去看看也无事。”

    听到青槐这么个说法,李扶摇很快便坚定的说道:“继续赶路要紧。”

    对此,青槐只是嘴角微微翘起。

    ……

    ……

    继续赶路,但其实也不过才走了小半日,李扶摇便在一处相对而言有些偏僻的官道旁碰见一个打扮寒酸的年轻书生,这不过这书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抱着有本书便算了,身后竟然还背着一把柴刀。

    见着李扶摇和青槐的时候,这个长相清秀,身材修长的年轻书生正在一块大青石上休息,看到李扶摇过来,这书生蹭的一下子便站起身来,拦在了李扶摇身前。

    这一下子,还让李扶摇有些意外,觉着难不成这位也是专门打劫的绿林好汉?

    只不过很快,那书生便郑重的对李扶摇行过一礼,问道:“这位公子,可曾知道茱萸镇离此地还有多远?”

    听得茱萸镇这三个字,李扶摇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不因为别的,那茱萸镇便是之前青槐说过的那个不干净的小镇子。

    李扶摇沉默了片刻,问道:“公子要去茱萸镇作甚?”

    那年轻书生听过李扶摇这个问法,很快脸上便露出笑意,“这么说,公子定然是知道茱萸镇在何处了,那公子可否领着我一同前去?”

    李扶摇不说话,只是在看着他。

    那书生想起之前李扶摇的问话,于是很快便直起腰,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这趟前往茱萸镇不为别的,乃是去抢亲的!”

    李扶摇扯了扯嘴角,看了看那年轻书生身后背着的那把柴刀,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公子要去抢亲?”

    (本章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