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瞎留神 - 第154章 意外 变身凶猛女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有心把吴少弦就这么放在酒店不闻不问,可是白露有担心这个家伙出什么意外。

    这种喝了酒出意外的新闻她也是看过不少。

    以吴少弦的家族,要是真出了点什么事情,她可是担不起。

    当然了,就算是普通的家庭,白露也不可能看着他这么出事。

    试着拖动了一下吴少弦。

    吴少弦迷迷糊糊的嘟哝着:“我还没醉,我还能喝,你们不要为难白白芷!”

    这个家伙!

    都醉成这样了,还惦记着自己呢。

    这是……

    不过,白露的心里也是有些感动。

    如果不是,吴少弦是自己的兄弟,如果不是……自己是男人,她还真有可能考虑一下他,就算是为自己的下半辈子找个归宿也是好的啊。

    呸呸呸!

    这个念头一起,白露迅速的把它熄灭在摇篮里。

    嫁人,绝对是不可能的。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要被一个男人给压在下面耕耘,白露有种恶心的感觉。

    被美女压也就算了,男人,想也别想。

    “吴少弦,你还能动吗,走,我送你回家!”

    “对了,你家是在哪里的啊!”

    “你回宿舍啊,还是回家?”

    “家,回家,我家在……天波府一号!”

    天波府一号?

    如果白露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个和豪华的别墅区吧。

    据说售价平均要在十几万一平!

    那个别墅区,最便宜的房子也要在五千万以上。

    乖乖,这个家伙还真是有钱啊。

    废话,不然他也不可能被邀请去参加那什么游艇会啊!

    白露尝试着,半托半拉的把吴少弦弄出酒店,然后在门口招手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请问到天波府一号多少钱!”

    白露拖着吴少弦向着出租车司机问道。

    “天波府一号?”

    司机师傅很是惊讶的看了一眼白露,又看了看吴少弦。

    “打表走呗,那个地方可是够远的!小姑娘,你真的是要去天波府?”

    “嗯!”白露拉开车门,现在也不是谈钱的问题,再说了,这个家伙的钱包在自己的手上,hia怕付不起车费啊。

    “来,师傅,帮帮忙!”

    白露一个人根本拖不动吴少弦那肥硕的身体。

    出租车司机也是下来帮忙。

    好不容把吴少弦弄进车子里,白露已经出了一身臭汗。

    “你怎么样?”白露看坐在车子里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少弦。

    “我,我没事!我们去哪?”吴少弦半醉半醒。

    “送你回家啊!”白露说道。

    “哦,哦,回家,回家!”吴少弦迷迷糊糊的起身去摸自己的钱包。

    “你要干什么?”

    “我钱包里有钱,你拿去付车费!”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躺着吧!”

    车子一路行驶,外面的霓虹灯也是快速的闪过。

    可是慢慢的白露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因为喝了一杯酒,体内的真气居然开始缓缓的变得有些不受控制了。

    糟糕!

    不会因为这一杯白酒,就要让自己现出原形吧。

    白露赶忙慌乱的去感应体内的真气,这一感应,彻底的让白露慌了神。

    体内的真气开始乱窜,就和上次喝醉了酒一样。

    这才一杯白酒啊,天!

    “小丫头,他是你什么人啊?男朋友啊!”司机师傅也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试探着这白露聊天。

    “不是啊,我们就是朋友!”

    “朋友?那可不像,不过叔叔可是告诉你哦,天波府那个地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住进去的,据说住进天波府的人,就算是家里的一个保姆都比我们有钱,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哦,我看你挺漂亮的,这样也算是嫁入豪门了!”

    “额……”白露不知道该说怎么,自己这么像是那种想嫁入豪门的人吗!

    “别听那些人说是吗,宁愿坐在宝马上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这都是骗人的,人活这一辈子啊,还不就是为了吃喝二字,往小了说,就是能够吃喝不愁,往大了说,那就是能够吃好喝好!”

    “很多人都看不起那些什么豪门,其实是他们自己进不去而已,再说了,就算你不坐在宝马上哭,做到了自行车上面也不见得就会笑,爱情和婚姻和生活,这是根本就搭干的事情!”

    “嗯嗯!”白露无语的应付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对,很有道理,我赞成你说的话,我就是豪门,那个师傅,等会给你两百块小费,不用找了!”吴少弦很是大方的挥挥手。

    结果还这么一动,整个人却是如同不倒翁一样歪到在白露的肩膀上。

    白露推了两次推不动,而已只能任由吴少弦就这么样了。

    眼下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尾巴问题。

    要是现在露出了尾巴,还不得把这个家伙给吓死啊。

    白露紧紧的闭着双腿,用力的提着一口气。

    可是她越是这样,越是感觉到在背后一股真气在泄露,或者说想要窜出体外。

    “谢谢,谢谢,这位小哥贵姓啊!”

    “吴,我姓吴,怎么着,难不成你还认识我?”

    “嘿嘿,不敢,不敢……”

    车子飞快的行驶,也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车子转入一个岔道,然后婉转而上,又继续行驶了足足十分钟,面前豁然开朗,两边的路灯也是亮的如同白昼。

    白露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条专门通往别墅区的专用道路,而在道路的两边更是随处可见巡逻的保安。

    车子停在一座豪华的大门口便是进不去了。

    白露拖着吴少弦下车,吴少弦还真是大方的多付了两百块的车费。

    这个家伙……

    一下车,便是有保安走过来,白露赶紧说明情况。

    而那保安也是看到了吴少弦。

    “吴公子,您怎么醉成这样了!”

    保安说着便是上前帮忙扶着吴少弦。

    白露终于轻快了不少。

    “那个保安大哥,吴公子喝醉了,我把他送回来,就麻烦你送他回家吧!”

    白露呼出一口气,她已经感觉到了,体内的真气涣散,尾巴已经出来了。

    如果不是裙子遮掩,估计已经露馅了都。

    “正好出租车还没有离开,我做车子回去了!”

    “哇!”

    白露话语刚说完,吴少弦忽然就这么吐了,吐得他自己满身都是。

    几个保安也都是皱着眉头往旁边撤了撤。

    “白芷,白芷你不要走!”

    吴少弦痛苦的双手抱头,“我家里没人,就我自己,你陪陪我好吗?”

    “可是我……”

    “求你了!”

    吴少弦抬起朦胧的醉眼看着白露。

    这一刻白露心里居然有了一丝恻隐。

    “好吧,我送你回去,不过……等会我也要回家的!”

    “嗯嗯,好!”吴少弦兴奋的说道。

    然后在白露看不到的地方,冲着身边的几个保安眨了眨眼。

    那几个保安一愣,然后忽然明白了,感情,自己过来是多管闲事了啊。

    “哎呀,那个我忽然想起来了,我还有事情呢!我要去巡逻了。”

    哗啦啦,一时间几个保安居然都走的没影了!

    “哎,你们……”

    “没事,让他们忙去吧,我感觉我好多了!”吴少弦说道。

    白露看了看吴少弦的面色,确实别一开始的时候好了很多。

    “你……醒酒了?”

    “清醒了一些,对不起啊,我没想到那个夏建居然这么能喝,他没有为难你吧!”

    吴少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有!那个……既然你清醒了……”

    “哎呀,我头好晕,我感觉我还没有完全清醒!”吴少弦赶紧又抱着脑袋。

    “行了行了,别装了!”白露白了吴少弦一眼。

    吴少弦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被你看出来了啊,不过,既然都来了,就去我家坐坐呗,放心,我又不可能对你怎么样的!”

    白露无语的点了点头。

    都说天波府很豪华,但是具体豪华到什么地步,白露还真不知道。

    然而当他走入吴少弦的家的时候,才真正的被震惊了。

    豪华的五层别墅,名贵的地毯。

    一楼是那种豪华的欧式装修风格,大开大合,给人一种华贵的气派。

    正如吴少弦说的那样,这个豪华的别墅里没有任何人。

    虽然别墅豪华,但是没有丝毫的家的感觉。

    一进门,吴少弦就很是随意的甩脱了脚上的鞋子。

    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直接脱了丢进了垃圾桶。因为被他吐了的原因,他才懒得去收拾。

    白露跟随在吴少弦的身后,把鞋子脱了放在门后的玄关鞋架上面,又从上面取下来一双拖鞋换上。

    不用换鞋子,光着脚才舒服,放心,这地毯都是干净的每天我都会让保洁过来打扫!

    “不了,还是穿鞋子舒服!”白露谨慎的说道。

    “你随意,不用拘束!”吴少弦很是随意的说道,“反正这里就我自己!”

    白露点点头,不过也并没有放松。

    就算是她想放松也放松不起来,她的尾巴已经出来了。

    一条雪白色的细长的猫尾。

    白露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尾巴的存在,倒垂在自己的身后。

    甚至她还可以控制尾巴摇摆。

    该死!

    看来以后是滴酒都不能沾了。

    “你怎么了?”吴少弦的神色看上去清醒了不少,反而转过身看着有些局促的白芷。

    “没,没事!”

    白露的脸色有些绯红,尽管吴少弦看不到她的尾巴,她总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那个,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该回去了!”

    “回去?你真的要回去,这里可是没有车子的啊,而且我喝酒了,也不能开车!”

    “那我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住下吧,要是让我姐知道了的话,非得笑话我不可!”

    “可是,如果你走了,我晚上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你能出什么事情啊,你这不都是清醒了吗!”

    “还没有,我感觉我头有点晕,要不你帮我烧点水,泡点茶给我喝吧!”

    吴少弦又开始装头疼了。

    “额……你……”白露无奈的看着这个家伙,“好不好啊,就看在我帮你们完成了任务的份上!”

    “好吧!”白露叹了一口气。

    “谢谢,厨房在那边!”吴少弦很是兴奋的说道。

    然后自己却是很舒服的躺在了沙发上

    饶有兴趣的看着白露在房间里忙活。

    “开水壶在哪里啊?”

    “你家里是怎么烧开水的啊!”

    “净水机在哪里?”

    听着白露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吴少弦居然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似乎这样的家里,就缺少这么一个女主人。

    “白芷,你真漂亮!”吴少弦轻声的呢喃了一句。

    “啊……”忽然正在厨房烧水的一声惊呼。

    原本还躺在沙发上的吴少弦瞬间跳了起来,嗖的一下冲进了厨房。

    原本安静的厨房也是传出了哗哗的流水声。

    白露则是从头到脚被凉水浇了个通透。

    原来是厨房的一根水管爆裂了。

    哗哗的流水正是从那爆裂的水管喷出来。

    “怎么样,你有没有事?”吴少弦一下子把白露护在怀里,然后拥着她快速的走出厨房。

    白露则是完全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

    自己怎么办?

    看到白露傻眼,吴少弦也是有些心疼的不停的安慰:“没事,没事,不就是水管破了吗,不碍事,明天找人修就是了!”

    “白芷,你别吓我,你怎么样了!”

    “我,我没事!你快去把水管关上,别让水淋湿了电器!”

    “不用去管那些东西,你怎么样?”

    “我没事!”

    “你浑身都湿透了,还说没事,快去洗澡间冲个热水澡,我去给你找衣服换,别着凉了!”

    任凭厨房里的水流个不停,吴少弦则是直接把白露推进了洗澡间。

    现在已经是半夜,白露被凉水浇了个透心凉,确实挺不舒服的。

    可是,要这么去洗澡的话……

    怎么换衣服,哪里弄衣服换!

    如果不换衣服的话,自己身后的尾巴要怎么隐藏啊!

    白露有点彻底的傻眼了,怎么会这样啊!

    知道洗澡间的门砰的一下关上,白露这才有些反应过来。

    “你赶紧把衣服脱了,千万别受凉,听到没有!”

    吴少弦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我去给你找衣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