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瞎留神 - 第154章 猫耳朵 变身凶猛女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被凉水猛然这么一激,白露也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激灵。

    难道真的要在这里洗澡?

    可是如果不洗的话……也不能就这么穿这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啊。

    白露身上穿的是连衣裙,而且因为湿了水的原因,衣服已经粘连在身上。

    那曼妙的身子也是透过湿了水的纱裙显露无疑。

    洗了吧。

    吴少弦不是说帮自己去拿衣服去了嘛。

    轻轻的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有去掉文胸和内衣。

    白露光着脚走在洗浴间的地板上。

    这个时候如果要用影视镜头来特写的话,应该是从下往上。

    柔嫩的脚丫,性感的脚踝,笔直的小腿,纤细的大腿,盈盈一握的小腰,翘挺的pigu……

    还有一根毛茸茸的尾巴。

    尾巴!

    是的,就是尾巴,白露已经彻底的控制不住体内的真气。

    再一次露出了圆形。

    白色,毛茸茸的尾巴在白露的身后低垂着,不时的晃动一下。

    可爱,又给人一种野性的魅力。

    当然了,在别人看来是魅力,但是在白露的身上,白露却是感觉这是一种累赘。

    自己是人,长了这一跟尾巴算是什么事啊。

    站在淋浴喷头下面,白露的尾巴随意的扫了扫。

    结果带起一大圈的水花,透过墙壁上的镜子,倒是很有一种美感!

    再一次甩了一下,然后再甩一下……

    一时间白露倒是玩的不亦乐乎。

    砰砰!

    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白露下意识的双手抱胸。

    然后又想起这只是敲门声,这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怎么了?”

    “白芷妹妹,我把衣服给你放在门口了,那个你等会出来拿,只不过,我家里没有女孩子穿的衣服,这套衣服当初还是你哥哥穿过的,你就凑合着穿吧!”

    白露竖起耳朵听着,听到吴少弦这衣服是自己的哥哥穿过的,自己的哥哥?那还不就是自己吗?

    什么意思,他这里怎么会有自己穿过的衣服。

    扯的吧!

    等了半天,一直等到门外没有了动静,白露这才悄悄的走过去,然后拉开一条门缝。

    又静静的听了半天,确认吴少弦没有在外面,这才放心的打开门,然后然后白露一下子愣住了

    猫娘装!

    原来是猫娘装!

    我勒个去啊。

    怪不得吴少弦说这衣服还是自己以前穿过的。

    怪不得呢!

    这一套应该就是白露和吴少弦打赌输了要女装的时候穿的那一套。

    当初穿的时候是在学校的宿舍里,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把衣服给拿回来了。

    更让白露没有想到的就是,自己居然要在吴少弦的家里穿这么一套衣服。

    万一他要是把持不住,把自己个那啥了怎么办。

    可是,在再说自己也不能老是呆在这里面不出去啊。

    快速的拿起那套衣服白露有缩回洗浴间。

    “哈哈哈,这是猫娘装,是老孙买的!”

    “要女装,不穿猫娘装还算什么女装啊!”

    “猫娘装如果没有尾巴,还算什么猫娘啊!”

    “就是就是,白露我们支持你!”

    “我看好你!”

    “我就有一句话,这个尾巴是怎么用的,装在什么地方?”

    “废话,自然是……用胶带粘在上的!”

    “哦哦!”

    脑海里响起自己第一次穿这套衣服的时候,同学们的嘲笑声。

    白露的脸色有点发烫。

    所谓的猫娘装就是一个件修身的小短裙,原来的套装以后尾巴,和猫耳朵发卡,还有印着猫爪图案的手套。

    当初的尾巴被白露给丢掉了。

    而现在的这套衣服自然也是没有尾巴的。

    只是一个超短裙,一个猫耳朵发卡。

    犹豫了一下,白露也只能乖乖的穿上。

    不然还能怎么样?

    套上那一套短的不能再短了的猫娘短裙,白露的尾巴很是乖巧的直接从那短裙下面伸了出拉。

    透过洗浴间的镜子,白露看了一眼现在的自己还不错,如果是别人穿这一套衣服的话,白露一定会给个满分。

    然后就是猫耳朵发卡。

    白露顺手又拿过那个猫耳朵发卡,可是当白露把那猫耳朵发卡套到头上的时候,他再一次傻了。

    为什么,白露的头上居然冒出了一对雪白色毛茸茸的猫耳。

    上一次是尾巴,这一次居然连耳朵都有了。

    在有下一次,是不是,自己还有有猫爪子,身上还会长出毛发。

    然后彻底的变成一只猫啊。

    我的天啊!

    白露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大脑里一片空白。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必须要尽快的想办法。

    难道是自己变异了?

    “白芷妹妹,你好了没有啊!”吴少弦在外面砰砰的敲门。

    “还,还没呢!”白露犹豫了一下,赶紧回了一句。

    “哦,那你快点啊,我准备了点红酒,我们一起喝点酒吧!”

    “啊?不,不用了,我不喝酒!”白露在洗浴间,都要哭了。

    自己的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

    有尾巴,有耳朵。

    一般人见了还不得吓死。

    “没事,红酒又不醉人!”挺吴少弦的嗓音,应该是清醒了。

    白露倒是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红酒不醉人,但是白酒可醉人。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吴少弦给灌醉。

    自然,以白露的酒量想要灌醉吴少弦干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可以定一个规则啊。

    比如,自己和一杯红酒,让吴少弦和一杯白酒。

    吴少弦的酒量是三斤,自己只需要和两瓶红酒,那个家伙就会醉倒。

    而且吴少弦刚刚已经喝了好多了,要让他喝醉,应该很轻松了吧。

    只要他喝醉了,今天他所看到的一切,自己都可以说成是幻觉。

    对,就这么办。

    白露想了想对着门外说道。

    “吴大哥,我可以陪你喝酒,不过我们可得先说好啊,我和一杯红酒,你要和一杯白酒,然后我们来看看,谁也喝醉!”

    吴少弦正在外面想着如何才能把这个丫头给灌醉呢。

    当然了,灌醉白芷并不十分为了做一些猥琐的事情,而是他想近距离的欣赏。

    纯粹的欣赏。

    听到白露这么一说,吴少弦立刻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好啊好啊!”

    然后吴少弦开始兴奋的准备红酒和白酒。

    其实白露算错了一件事,红酒其实也是醉人的。

    有人做过这么一个数据测验,按照红酒、白酒、啤酒的刻度和度数来计算,喝七瓶啤酒的度数才能和喝一瓶红酒的度数相比,喝四两白酒相当于一瓶红酒。

    也就是说,白露打算和两瓶白酒来把吴少弦放倒。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一瓶红酒就相当用户七瓶啤酒四两白酒,这个酒精的含量足够让白露醉的不省人事。

    丑媳妇总归是要见公婆的

    当白露从洗浴间出来的时候,吴少弦正在准备红酒杯,然后一阵香风扑面。

    吴少弦手里的就被啪嗒一下掉在了地摊上。

    吴少弦也是在这一刻傻眼了。

    白露的身材还是那么的完美,这套猫娘装穿在他的身上还是那么的野性。

    而且不仅仅如此,在这个丫头的背后还有一根白色的尾巴。

    跟随着走动的步伐,那尾巴也是不时的摇晃一下。

    这套衣服,倒是让吴少弦想起来当初白露。

    也是这么一根尾巴。

    唯一不同的就是,现在的白芷头上还多了一对毛耳朵。

    毛茸茸的,甚是可爱。

    “白,白芷……你好漂亮!”吴少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低头装作捡酒杯,然后呢喃的说道。

    白露的心里早就如同有只小鹿一样在乱窜了。

    如果不是光着脚,要是穿高跟鞋的话,白露能够直接摔地上。

    “你,你怎么给我找这么一套衣服啊!”白露装模作样的白了一眼吴少弦。

    “咳咳,那个,家里就我自己,哪里有女孩子的衣服在,这衣服当初还是你哥哥穿过的呢,嘿嘿……”:

    吴少弦的神情总算是恢复了自然,虽然眼睛还重视不由自主的瞥向旁边的白露。

    “我哥哥也穿过?怎么可能,他是一个男孩子,怎么能穿这样的衣服啊!”白露也是装模作样的问道。

    在沙发上坐下来,因为裙子太短,这么一坐,直接又往上提高了一截。

    慌的白露赶紧双手往下拽紧。

    即便是这样,白露也可以感觉到从下面嗖嗖的往上钻风。

    而且,自己的对面如果有人的话,是绝对可以看到自己裙底风光的。

    “那个,我先干为敬!”不知道说什么,吴少弦率先端起就被,一仰头,就这么把一杯酒字节干了。

    看着吴少弦喝下去,也只能咬牙喝

    她现在尴尬的要死,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家伙忽然噗通一下摔倒在地,然后再也起不来的那种。

    自己就可以不用还这么尴尬了。

    按照白露刚刚的想法,吴少弦喝一杯白酒,白露就要和一杯红酒。

    学着电视上看到的那样,白露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杯中的红酒。

    说实在的,杯子里的红酒并不多,严格算来,还不到白露的一大口。

    学着吴少弦的样子,白露也是一仰头,然后就这么直接干了下去。

    酸酸涩涩,还有点甜味。

    白露砸吧了一下舌头,然后很是豪爽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就差没补上一句,满上!

    “厉害厉害~!”吴少弦对这白露舒了竖大拇指,“白芷妹妹真是豪爽啊,比你哥哥爽快多了,你是不知道,让你哥哥喝点酒,那可是费了劲了!”

    说着话,吴少弦再次帮白露到了一杯红酒。

    然后自己也是很利索的到上白酒。

    “我哥怎么了?他喝酒可以的啊!”

    白露说完话,然后举起吴少弦刚刚倒上的红酒,再一次一仰头,直接干了。

    吴少弦一愣,然后似乎明白这个丫头什么意思了,她是害羞在自己的面前穿成这个样子,是像把自己给灌醉的啊!

    其实换句话说,吴少弦又何尝不是这个意思啊!

    “哎呀,白芷妹妹你慢点喝啊,这么下去我可受不了,我要醉了!”

    吴少弦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然后也学着白露的样子把白酒干下去。

    “你哥哥以前喝酒,跟个女人一样,哦对不起,还不如一个女人呢,你看看你,比你哥哥强一百倍!”

    两人都是有着同样的心思,所以喝酒也并不要劝。

    倒上酒杯,就是这么直接干了

    一开始白露还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一瓶红酒下去之后,白露忽然眼前出现了重影,而且有点头晕。

    头重脚轻似的。

    “怎么回事?红酒又不是酒,自己怎么还有了一种要醉的感觉呢?”白露摇晃了一下脑袋,用力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吴少弦。

    原本坐着不动的吴少弦慢慢的变成了两个,然后在白露的努力下,两个吴少弦又合成了一个!

    糟了,这是要喝醉的意思啊。

    而这个时候,吴少弦又再一次把酒杯倒上。

    看着摇晃脑袋的白露,吴少弦更是直接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一副马上就要醉了的样子。

    “喝酒,喝……“

    白露用力的晃了晃脑袋,等到眼前清晰了,这才看到,面前的吴少弦什么时候已经趴下了啊

    “吴少弦,吴大哥??”

    试探性的喊了两声。

    吴少弦也只是哼唧了一下,然后便是没有了动静。

    “真喝醉了啊!”白露咕哝了一句,“既然你喝醉了,那我可就要去睡觉了,拜拜,晚安……”

    白露摇晃着身子,从吴少弦的身边过去。

    只是在白露看不到的时候,吴少弦原本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

    然后看了一眼白露的背影,又赶紧合上。

    白露绕过吴少弦径直走向旁边的卧室。

    结果脚下一个趔趄,噗通一下直接摔到在地上。

    很明显的她已经头重脚轻了。

    红酒的后劲很大,红酒喝醉,甚至比白酒还要严重。

    摔到在地毯上的白露想要再次挣扎着起来,可是眼皮好重啊,手臂也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好想就这么睡一觉。

    好想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睡一觉!

    好累啊!

    白露这么想着,原本还挣扎的意识也是渐渐的模糊了下去。

    又足足过了一分钟,吴少弦侧耳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这才悄悄的睁开眼睛,然后便是看到白露居然躺在地毯上睡着了。

    而且,全身蜷缩在一起,双手合并放在两个膝盖的中间。

    身后的那根尾巴也是围成一个圈,贴合在pigu后面。

    其实最让吴少弦感到惊讶的,还是白露头顶上的那一对猫耳。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人带着猫耳发卡会如此的性感迷人。

    他感觉自己已经深深的沦陷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