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瞎留神 - 第七十四章 作茧 变身凶猛女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白露先是把方凳摆在那个吊环的下面合适的位置,整个人站上去用一段绳子做了一个套作为吊索,用手反向拉紧,悬空身体试了试,很牢固,至少吊起白露的身体完全不成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白露立刻坐在旁边,摆出了一个坐莲观音的姿势,两腿盘在一起。

    然后用绳索开始在脚踝的地方缠绕,收紧之后,又学着顾老头那样,把小腿和大腿捆绑在一起,然后收紧。

    这些都很简单,最难的其实就是在这种坐着捆绑的姿势下,如何把自己吊起来。

    白露的做法是,先把自己的腿捆好,然后借助吊环上垂下来的绳索,一端绑在自己的已经捆绑好的脚踝上面,另一端握在手里,然后手上用力,自己把自己给拽起来,然后坐在凳子上面。

    白露抓住垂下来的较长的绳索,把绳索的一端捆绑住自己的脚踝,再腾出手抓住吊环上的绳索的另一端,一用力,紧捆着的双腿被轻轻的送上了方凳上。

    白露缓缓的稳住身子,这个时候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从凳子上摔下来,那可是要受伤的。

    当初被顾老头那般的时候,白露记得清楚,他把白露的身体压制到脑袋几乎要贴到脚踝上面。

    全身的骨骼都处在一种紧绷的状态。

    白露坐在凳子上,拿出另一个绳索,对折,打了个扣,然后套在脖颈上,这等于是在背后流了一个活扣。

    然后把剩下的绳索与脚踝相连,然后慢慢的收紧,这样白露的上半身不得不下压,然后与脚踝贴在一起。

    接下来就必须要加快速度了,白露感觉到自己被捆绑的小腿因为血液的不同已经开始突突的跳了。

    慢慢的把身体转到与吊环上垂下的绳索相适应的位置,直接把绳索与脚踝和用来困住上半身的绳索连接在一起,,另一端则是留在了后面,白露摸索着抓住另一端绳头,把绳头从吊环上的绳扣中穿过并拉下,然后分别把两只手套进垂下的绳子中去,分别和相互缠绕在手腕上,随着绳子一点点的收紧,两只手在背后一点点的升高,最后在碰到背后留着的活扣的时候,白露把双手要套进去,然后收紧。

    这样她也算是完成了一次作茧自缚。

    如果这样真的可以感应到真气的话,白露决定了,为了自己的变强,即便是受再大的罪,她也愿意。

    至少,在完成任务的时候,她就是再一次因为体内的真气才能获救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露知道,如果自己把手套进了身后预留的活扣里面,一旦收紧,那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虽然白露给自己留了两条活路,她在手机上定时了,定时给黄鹂发信息,如果下午四点半自己还解不开绳索的话,信息会自动发出,到时候黄鹂可就全知道她的秘密了。

    还有一条活路就是自救,白露在做这些的时候还准备了一条细绳,把他准备好的刀片吊了在她认为自己可以够着的地方。

    万一感应不到真气,她可以利用刀片脱身。

    再一次确定了万无一失之后,白露缓缓的白缠绕了绳索的双手在背后做出了后手观音的姿势,套进了背后预留的活扣之中。

    然后双手向下一拉,收紧了活扣。

    这样做出的捆绑并不能把双手在背后高高的收紧,而白露接下来的动作就是收紧,全身离开凳子,靠身体的自重拉紧绳索,完成最终的动作,把自己吊起来。

    白露的身体在凳子上试探着动了一下,因为他提前把上半身和双脚缠在了一起,想要离开凳子基本已经不可能了。

    而且双手在背后因为收紧了绳套并不能用力。

    白露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绳套的活扣,用力的抓紧吊环的另一端绳索,然后缓缓的把身体稍微离开凳子一些,然后就这样感受真气的存在

    只是稍微试探了一下,身体还没有离开凳子,白露就感觉到皮肤撕裂般的疼痛。

    算了算了,白露泄气了。

    这么做自己都不能把自己吊起来,还如何修炼?

    再说了姿势不标准,也练不成真气啊,看来要想修炼,还需要去找顾老头才行,可是在一想到自己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居然要被一个糟老头子绑起来蹂躏……

    泄气的白露猛然松开了不太紧的绳索,可是这么一来白露刚刚离开凳子的身体也是直接掉了下来

    哐当!

    由于凳子重心不稳,摇晃了一下,然后直接向前倒了下去。

    噗通一下!

    白露也是直接从凳子上跌了下来。

    但是又因穿过吊环的绳索,白露的身子并没有随着凳子的到底而歪倒,而是直接被吊了起来。

    没有他原先设定的那么高,但是又偏偏还没有着地,距离地面也仅仅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因为突然下坠的重力,白露猛然被绳索吊起。

    这一下脑袋和脚踝重重的贴在一起,背后原本还留有余地的双手也是瞬间被拉紧,全身的重量都是在背后的双手,和脚踝上面。

    “啊……”

    白露吃痛,惊呼出声。

    整个身体已经悬在了空中,现在白露更加加明显的感到绳索对两臂和胸腹部的勒压。

    不好,这么下去可就全完了,场面有些失控,白露尝试着想要回到方凳上面,强忍着满身绳索带来的痛苦,慢慢的把绻起的身子向凳前的地面上荡漾,随着身体的晃动,绳索渐渐的再一次收紧,两只反捆着的胳臂被不由自主的牵拉向更高的地方。

    这样做的唯一好处就是白露紧紧缠绕的双脚终于亲吻到地面了,但只是勉强的一点点,绳套比白露想象的要高了一些,白露的身子似乎成了随风而逝的轻飘飘的枫叶。

    尝试着用双脚触碰地面用以减轻身体的痛楚。

    可是那样做反而是更加的拉高背后的双手。

    一阵剧痛从手腕和反扭着的肩部传来,该死!

    现在别说什么修炼了,白露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这可和顾老头对于她的捆绑修炼不一样,顾老头的绳索下面有的只是勒紧,和紧缚的感觉,可是白露这般,却是完全的折磨。

    随着绳索的收紧,白露感觉自己就像是狂风暴雨中随波逐流的一叶轻舟,所有的意志和意识都在渐渐的丧失。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白露飘渺的意识感触身体被裹进了一个烛光摇曳的房间,随即身体被粗暴的掀起、跌落和俯卧在一张冰冷的硬面上,后背被快速的抵住,孱弱的双臂恶狠狠的扭向身后,然后是无情的蛇一样的绳索的缠绕和收紧,捆住了双手双腿,也捆住了失落的心。

    无助,孤独,惶恐……

    蓦的,白露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耳畔刺响的余音仍然震的惊悸的心乱颤不已。

    白露一下子梦中惊醒,微弱的光晕下仍然映照着那个双手反吊,保持着背手坐莲观音姿势的娇弱女孩单薄的凄美倩影,让人爱恋更让人心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