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瞎留神 - 第七十五章 每一个女孩都有过的幻想 变身凶猛女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无力的挣扎了一下,清醒了一下头脑,白露这才出现了一丝慌乱。

    当初在顾老头的那里,再怎么害羞,羞耻,可是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毕竟有人在身边看着,而且顾老头对于他的束缚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身体虽然悬空或者吊起来,但是绳索的受力均匀,身体并没有明显的勒痕。

    现在可不一样,现在是白露滑下去的,整个人身体的重量都在背后高高背起的手腕上,还有被绑起来的脚踝上面。

    眼睛慌慌的四下寻找,这才发现才发下刚才滑倒在不远处的凳子。

    白露的心不由得一沉,因为如果他不回到方凳上被吊前的原始状态,那意味着在背后收紧的绳索将无法最终解脱。

    即便是活扣,可是现在因为身体重量的收紧,背后的手没有丝毫的余地。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白露试着动了一动反背高吊的双手,冰冷的绳索紧紧的缠绕着我的双臂和双腕,一丝活动的余地都没有。

    白露心里开始慌了。

    现在才十点,而他设置的自动发送消息是下午四点半,也就是说,如果她不能着急解脱,那就要保持这个状态六个小时,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她甚至想到等黄鹂找到自己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她们会怎么想?

    自己被歹人绑架了?

    还是说犯了精神错乱了,自己把自己给吊死了,可是就算是吊死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啊?

    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愚蠢的做法还不要笑死了啊!

    报纸会这么报道?

    花季少女偷偷玩捆绑,自己把自己给吊死了?

    因为绳索留的太松了,白露的身体已经快要接近了地面,原本设定的刀片已经跑到了白露的头顶,刀片也用不着了。

    白露又想用脚去勾倒在不远处的方凳,可被同样紧紧捆绑的双腿根本无法挪动,而且让白露更感到害怕的是,双臂能感觉到的先前绳索牵拉的疼痛已渐渐模糊和麻木,两只手似乎在慢慢的变大和变厚,十指也似乎在变粗和变短。

    想使劲的握紧拳头,又似乎满手都长满了几寸厚的老茧,空洞的手掌心里满是空洞的棉花,那么的遥远和不真实。

    白露这才真正惊慌的感觉到双臂已经被反吊麻木了。

    现在他才算是明白,有技巧的捆绑和简单的吊起来那可是完全不同啊!

    为了尽可能的活动僵硬的双臂和双手,白露尽量的想要把双手往上送,几乎是要快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了,胳膊感觉快要断了一样。

    把身体尽可能的向上抬,把反捆的双手尽可能的向斜后上方伸直伸长,这样收紧的绳索看能不能松动一些。

    全身的关节咔吧响,白露已经不能顾及疼痛,只有咬紧牙关,拼命的把身体缩起来,双臂再用力的向后向上艰难的抬起,似乎紧紧的绳索确实有了一些松动,白露的心里又升起了一丝解放的希望。

    身体稍微着了一下地面,白露赶紧尝试着晃动两只手腕,狂喜的发现居然可以慢慢的转动,赶紧把缠绕在手上用来吊起身体的绳索松动,快了……快了……

    可脚下坚持不住了,脚下一松劲,全身的重量又一下子集中在了再一次骤然收紧的绳索上。

    “啊……”

    这一次是真的痛啊!

    白露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然后又赶紧收声。

    因为附近房屋紧张,即便是地下室也有很多业主装修了出租的。

    白露可是知道,地下室里可是也有住人的。

    如果惊动了他们,要是来敲门的话……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短暂的休息了一下,白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真气!

    看来要想解脱还是需要真气啊!

    吊在空中的白露随着绳索的转动而不停的晃动,象是细小的浪花溅碎在坚冷的巨石上,无力而脆弱。

    最让白露受不了的就是全身骨骼的酸痛,涨麻,别说什么真气了,就算是注意力都不能集中!

    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

    这个半个小时白露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整个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手臂麻木,脚也麻了!

    不行,绝对不能放弃!

    再一次闭上眼睛,不去思考现在的情况,白露的脑海里开始回想真气在自己体内流动的迹象……

    慢慢的,四周的一切都变的安静了下来。

    白露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傍晚空旷的大街上,秋风瑟瑟戏弄着地上的片片枯枝败叶,白露的单薄的身子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由得紧了紧飘荡的风衣,然而就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却是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小奶猫。

    一瞬间所有的颜色都黯然褪去,整个世界只有那一抹白色。

    白的诱人,白的有些梦幻!

    那是……

    让自己出现了现在情况的小猫,也就是咬了自己的小猫,让自己从男人变成了女人的小猫,让自己的体内有了真气的小猫……

    下意识的,白露抬脚就去追,加快脚步向前走去,好象整条大街只有白露的高跟鞋击地面的刺耳的“得得”声,急促而又慌乱。

    转过了几条街,那一抹白色默然消失,突然,白露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不易察觉的脚步声,下意识的白露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猛的一回头,四周空荡荡的只有风的影子。

    仔细倾听背后的响动,但除了阵阵的冷风飘过,再没有其他的动静,白露不禁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自嘲的摇摇头,暗笑自己的神经过敏。

    就在这个时候,猛的脑后有一阵疾风扑来,白露本能的一回头,一个高大的黑影已经象山一样的向他压来,还没等白露惊恐的“啊”字冲出口,一张厚实的略带腥味的铁钳一样的大手已经牢牢的捂紧了她的口鼻,紧接着纤细的腰肢也被蛇一样的强臂箍住,整个的身体被无助的掀起,然后狠狠的被按在地上。

    嗤啦一下!

    衣衫被撕碎的声音。

    白露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寒冷的秋风刺骨凉意,吹打在在被撕破衣衫果露在外的肌肤上。

    坚硬冰冷的地面硌的肌肤生疼。

    白露想要挣扎,可是全身就好像被铁骨卡住一样。

    那个黑影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身体上蹂躏!

    就在一切都挣脱不了,白露感觉自己的节操就要被人夺走的时候,猛然一个激灵!

    白露又回到了现实。

    她依旧还是被吊着,只不过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出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有不远不近的谈话声。

    完了,中午了,已经有人开始下班了。

    白露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上!

    如果让他们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万一发现不对劲破门而入的话……

    自己这个形象如何见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