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 - 六 我的床上总有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尹力打完一场后,性欲下了大半,酒瘾却上来了,拉着辛沥去喝酒。

    回到家的时候,路口那个黄豆大小的路灯晃来晃去,底下的人影也影影绰绰,尹力揉了揉眉心,脚下生风地往黑暗中走。

    生怕被那人发现一样。

    男人换了套衣服,虽然还是一套的正装。身材修长,莹白的皮肤在昏黄的光下,也极其诱人。

    她的味道他太熟悉了,因此,尽管她飞快地走,隐匿声响,他还是察觉到了。

    “尹力……”他叫住了她。黑暗中的女人顿住了脚步,仅仅两秒就毫不犹豫地接着走了。

    “尹力—”这次他喊的短促,脚下也往女人的方向迈。

    女人停了下来,从黑暗中走出来,看了他一眼,冷漠中带着若有若无的躲避。

    “尹力,我来没有别的事,就是想跟你说一下关于你学习的——”

    尹力突然往路边迈了一步,弯下腰呕了出来,她今天几乎没吃东西,胃里都是酒,吐来吐去只是一些酸水。

    叶易条件反射地去拍她的后背,却在后背上空停了下来。

    他差点忘了,这已经不是两年前了,他再也不能守在她身边,轻轻拍抚她的后背。

    尹力吐完后,回过身,残忍地扯了个笑,说道:“不好意思,身体的应激反应,听见你说话就想吐。”

    她明明在笑,眼底却没有光,昏黄的灯光照上去也是漆黑一片。

    叶易怔了怔,差些没站稳。

    “还有话吗,没话我走了。”

    说着真的往院子里走,叶易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冲着那个背影道:“希万你不能碰!”

    尹力没有回头,沉默了半晌,才侧过脸说了句:“不管他是谁,我想碰就他妈碰。干你屁事。”俊美的侧脸带着冰鞘的温度。

    叶易捏了捏拳头,不再说话,眼睁睁看着那个曾经最熟悉的身影一点点走远。

    尹力绕了几个弯,到了院子里最角落的屋子门前,门很破,还漏风,摇摇晃晃地坚守岗位,她插进钥匙,转了转。

    家里虽然破,但却整洁,这还多亏了叶易,锲而不舍地日复一日地收拾,时间长了,尹力也受不了不干净的家。

    他走后,还让自己养成了收拾家的习惯。

    尹力突然笑了,带着满溢的苦涩,她慢慢挪到沙发上。

    灯没开,周围都是黑暗。

    她听见回忆里有人在说话。

    “尹力,洗洗手,来吃饭了。”

    “白t恤给你洗好了,下次打架别穿白的了,难洗……”

    “我走了,尹力。”

    头更疼了,她蹬了鞋,翘在矮几上,靠着沙发背垫,慢慢陷入不安稳的梦。

    梦里有叶易,也有那个差点被打死的自己。

    叶易的目光里没有丝毫的爱,只有厌恶、嘲讽、不屑,他的目光像是淬了毒药,往她心口插。

    “你算什么东西,来自第五区的垃圾。”

    “你也配来这?”

    周围的人都在辱骂自己,他的目光平静,像看一个陌生人。

    “叶易,别让我再看见你。”

    尹力连着一星期没去上课,Z中人心惶惶,担忧的情绪快要把Z中淹没了,每天都有一大批的人来8班,期盼那个左手抱着酒瓶,右手拿着书的女人出现。

    讲台上的男人自顾自地讲课,台下多么躁动他也不关心,尹力来不来他也不在意。

    上完课他就出了教室,回了办公室。

    她在躲自己。

    这个讯息让他微微窃喜,至少她还在意自己。

    男人松了松领带,修长的手指随意搭在桌上,右手无名指上,有一枚不那么闪亮的戒指,男人用左手缓缓触摸它,目光里盛满了柔和与爱恋。

    一个月。

    尹力消失了整整一个月。

    后半个月,辛沥也消失了,叶易眯了眯眼,去找了希万。

    “我不知道啊……自从上次被你拉走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尹力小姐姐了。”

    “真的?”叶易盯着他,眼镜底下是怀疑与推测。

    “当然啊,我难道会骗你吗?”

    顿了顿,他补充道:“姐姐说不定只是觉得压力大,回家休息休息呢。”

    叶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抓不住那个想法的尾巴。

    希万穿着乖乖的蓝色校服,扬起大大的笑脸,说:“叶易哥哥找尹力姐姐干什么呀?”

    “没什么……”叶易下意识地想走。

    小白兔笑的更开心了,他抓住叶易的手臂,道:“不管叶易哥哥想不想找尹力姐姐,我觉着尹力姐姐都不想看见你。”

    “你觉得呢?”恶魔的温柔,希万笑的很暖和。

    叶易甩开他:“我跟她之间你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啊,谁乐意听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毕竟,尹力姐姐的未来都要跟我在一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